辜得白也是Scarlett

喜欢手帐 美食 到处旅游

性格有点闷 正在努力学习交朋友

lof用途很杂 关注需谨慎噢

现在想做一个日常向lo主了,如果不喜欢我推荐和转发的内容就不要犹豫的取关吧!
人生很艰难,所以不要勉强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不要为了别人委屈自己,世界也很大,一个地方碰不到的人,在另一个地方也会遇见的!
推荐和转发的内容一般就是美食啦,手账啦,很少量的喜欢的CP啦,不知道还会不会动笔,反正动了也就那几个小圈子啦!
谢谢大家!

治愈甜品站:

夏日清凉饮品集合贴
七月随着气温的逐步升温,心情也开始莫名的烦躁

推荐分享15款(共20种)夏日清凉消暑饮品,给炎热的夏季带来一丝清凉,每天拥有好心情!

via:小愛Mik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太们加油!!!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感谢太太们!太太们加油!虽然我语死早今后也会努力给太太们留言的!再次感谢太太们!

被捏住会嘎吱乱叫的少女:

数次看到冷圈好文热度低评论寥寥——其实,没有绝对冷的圈,只要太太肯肝,而决定他们肯不肯干的人,是大家啊,是你们啊,热度低一时半会可能无法改变,但是多留几句评价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语死早没关系哪怕只有一句我很喜欢你的文我很喜欢你的画,都够了(当然长点更好,闭嘴),爱他们就一定要告诉他们至少在他们出圈之前,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一个已经开始考虑开几个小号给太太点赞的智障)望周知,经评论小天使提醒补充一点——同样的,太太们,也许你的读者里面真的很多都是鼓起很大勇气才给你留言的,如果能够回复的话,尽量回复哪怕只是一句,谢谢。我很开心都可以,没办法的话在文后加一句虽然没有一一回复大家但是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让他们知道他们鼓起勇气发出去的评论是有意义的。读者同样需要关爱,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原微博请见@五小小才儿夕,已获得授权

关于上次的

关于上次的【常规恋爱】……其实取名字叫这个是因为两个主角在原来的生活轨迹上很难进行常规的恋爱……子遇这一边的矛盾在于双边理解的问题……所以【1】里面特别写了……单方面的努力是不能弥补双方面沟通的缺失的……就算子遇小可爱(既然大家都觉得他是奉献型人格)再怎么去了解对方……得不到对方的回报的话这段关系也是没有续航能力的……
老秦就简单很多……我也明白的写了……因为气质上又吸引人又拒人千里之外……长了一张“我是凶我很难搞”的脸(开玩笑)……
这大概就是个我舍不得小可爱天天爱的风险而一时脑洞大开的产物……我的小可爱不能总是付出者!也要偶尔做一做所求者才对啊!
我想写的是这个来着……当然写出来的肯定和想法上的差了十万八千里……总之我的愿望就是明遇如果能相遇……不要顾忌也许有点儿黑暗的过去……也不要担心也许有点儿晦涩的未来……能谈个常规的恋爱吧……
文中有很多细节还需要补充……每次我写文章写道3/4的时候就完全想罢工了!宛如教科书式的射手座的没有耐心……
总之如果有人看了就谢谢!真搞不懂怎么会有人还给自己的文章作阅读理解的……脑子有问题……
我想写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少了……不知道是世界枯竭了还是我枯竭了……大概还是后者吧。

【秦明/傅子遇】常规恋爱

阅读说明:不算复健……算个送给大家的新年礼物或者小脑洞吧……一口气写到临晨四点我也是拼了……
总之!祝大家新年快乐!
下文ooc!纯粹小甜饼!校园au!可以接受的向下~



【秦明/傅子遇】常规恋爱



【1】


傅子遇是在认识秦明的那一天正式失恋的。他自认为两者之间并不存在着什么因果的联系,反而可以称的上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奇妙的缘分。


事情还是要说回到傅子遇的失恋上来。


基于先前数量可观的恋爱失败的经历,他最终决定接受一个不论是相貌或是气质,都和软绵绵毛茸茸的小白兔十分相近的女孩子的表白,几秒钟前还是紧张到手指都在发抖的女孩儿听闻立马瞪大了眼睛,瞪得他都有些心虚起来。


傅子遇有的时候会思考,虽然说这种时候并不是太多,但总归是有的时候,他会思考,恋爱真是具备着难以言喻的复杂和不确定。一个平日里性情温和的人一旦陷入恋情,就会渐渐渐渐地趋向一条事先不可知的、悄然发生变化的道路,怀抱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心和勇气,横冲直撞的发展下去。他现有的情商似乎只能够支撑他及时搞明白现下的状况,再采取一些似是而非的、华而不实的补救措施——玫瑰和情话,高档餐厅和烛光晚餐,浪漫电影和情侣座票,像一个虔诚的信徒那样,按部就班的效仿恋爱宝典中的玄妙哲学。


也许是社会在进步,也许是人类在进化。小白兔在交往两个月后,向他提出了分手。显然,恋爱宝典已经彻底吊在了时代潮流的尾巴上。


“我们的关系太肤浅了,肤浅的关系怎么能长久呢?”


“到底……怎么了?”


“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傅子遇面露难色。窗外正下着深秋的第一场大雨,水珠粉碎在坚硬的植物枝干和建筑物水泥表面上,不断发出滴滴答答噼噼哩哩的声音,仿佛坠落的雨水都一颗一颗分明的砸在了他的神经上,将思绪拍打的喧嚣又混乱。


究竟什么才算是了解呢?又怎么样才能够把了解的不同层次和人际关系的分水岭一一对应呢?就算知道你最喜欢的速溶咖啡和饼干是哪个牌子,知道你最喜欢去街角的意式餐厅偶尔挥霍,知道你最喜欢的运动是网球,知道你爱看日本的恐怖片……


“这些我的朋友们也都知道,可是你是我的男朋友啊。”


他有点儿哑然。


“我是你的男朋友……不也是因为我对于你来说是不同的吗?”


小白兔转过头,干巴巴的回复道:“总之,我们分手吧。”


没有等到他答话,女孩儿调头朝楼下跑去。


傅子遇呆了一下,也急忙追着下了楼。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迎面撞上了自下而上的秦明,字面意义上的“撞上”。



“抱歉抱歉!”


“……没关系。”


他只感觉脚踝处剧烈的疼痛了一下,整条腿突然脱力发软,幸好手臂被对方扶住才没有直愣愣摔下楼梯。


手里的雨伞“啪”的掉在地面上,而前女友早已跑的没影儿,傅子遇看着它,默默叹了口气:“外面还下着雨呢……”


“马上就停了。”


“啊?哦。”


“你还能走吗?”


他才反应过来看向对方,顺便报以一个表达感谢的微笑:“应该可以,谢谢,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没关系。”秦明点点头,刚要撤开手就看见傅子遇摇摇晃晃的又要朝阶梯上栽,迅速地把他拉了回来。


“你可能需要去一趟医务室了。”


“呃……抱歉……”



【2】


所以傅子遇就和秦明认识了。说是认识,其实也不过就是丢在人群里能找得出来的那种认识。秦明在学校里多少也算个知名人物,因此,这种认识就变得更加廉价而随意了。


第二次碰面是在社团招新的日子。


傅子遇站在人潮里远远地看到秦明正擦着人群的边儿走,心想他大概是赶着去什么别的地方,便没有凑上去搭话,未想到对面的人也看见了他,而且直接走了过来。


“养好了?”


秦明偏了偏头,不着痕迹的查看了一下。


“养好啦!谢谢学长!”


“嗯……”


“你来找社团吗?”


“不是。”


“我猜也是,看你行色匆匆的样子。”


“你呢?”


“凑热闹咯,看看有什么有趣的社团,刚刚退了一个。”


“有什么意向?”


“嗯……没有,不过如果不参与什么社团的话……总感觉少点儿什么啊……”


“是吗?”


秦明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那去看看吧。”


“啊?”


“走吧,你不走吗?”



秦明是个很奇怪的人,虽然实际上也是个很普通的人。傅子遇觉得他心里对于这种“奇怪”的定义,应该和大多给出同样评价的人都是不一样的。


怪就怪在……明明大家都认为他是不同的那一个,而本人却显得令人惊讶的正常吧。


“难道他不会很难相处吗?”同班的女孩儿八卦道。


“很难相处……有吗……”


顶多是木讷点儿?也会用手机刷微博,也会打时兴的网络游戏,据说技术还不错,也会在熬夜的晚上买宵夜,只是吃的比较健康……怎么看都还是挺常规的大学生吧。


当然他没有一股脑儿说出上面的话,个人隐私嘛。


“可是看起来就是很难相处的模样啊……而且跟别人说话也冷冰冰的!”


“看起来是看起来嘛……”


“我不信我不信,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没有吧,”傅子遇被问得面上一红,慌忙摆摆手,“你想多啦。”


也没有很熟吧。他想。



【3】

相较于其他,震撼程度更足以登上校园论坛娱乐版头条的新闻应该是和“傅子遇终于又恢复单身了”有关。


周五下午打完校际篮球赛,他作为临时被前辈拉上场替补的半吊子,终场哨吹响之后也就只剩下走到场边瘫倒的力气了。队友们冲他挥挥手示意先行离开了。


“够累的啊。”


“是啊……啊?”他被吓得一激灵,忽地坐起来。


傍晚时分的阳光昏暗又迷蒙,人物的棱角都像素描画上被手指摩擦过的线条,淡淡的晕开,视野远处的深色色块令焦点波澜般向外延展,削弱了了放大近处的目标的能力。


他模糊的认出来那是秦明,穿的正装,手上扯着领结。


“打扮得这么正式,相亲去了吗?”傅子遇调笑。


“没有,老师拜托我去做个讲座。”


“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秦明好不容易把领带解开取了下来,“篮球赛结束了?”


“对啊,我都累瘫了。”他大喘了一口气,正准备问问为什么秦明会出现在这里,却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小姑娘打断了。


“那个……你是傅子遇吗?”


“啊?我是啊。”


“大二计算机系的傅子遇?”


“对,有什么事儿吗?”他一头雾水,爬起来和小姑娘对视了几秒钟,也没想起来自己在哪儿见过这个人。


“给你的情书,我朋友喜欢你很久啦,一直不敢告诉你。”


“啊……”傅子遇莫名地感觉窘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明此时此刻还站在他身后的缘故,又或是他从来都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感到窘迫,“谢、谢谢……”


“她是大一的,名字和电话都写在里面了哦。”


“呃……知道了。”


信封被用力的塞到他手里,惊得他立马挺直了脊背,顺势还后退了几步。


“很受欢迎啊。”秦明望着那个姑娘的背影追评道。


“你是在开我玩笑吗……”


“没有,陈述一个关于你的事实而已。”


“说的像是在研究我一样。”


“差不多。”对方小声的嗤笑了一下。


“什么?”


“没什么,互相了解罢了。”


“那你呢?”傅子遇转过发问,秦明的整张脸隐没在灰黑的夜色里,脸上的表情分不真切。


“我可不受欢迎。”


“真的假的?一定是因为你太拒人千里之外了。”


“你认为我拒你千里之外吗?”


他像是喉咙噎住般吐不出一个作答的字眼儿,面前兀然安静的气氛把氧气都稀释了许多,呼吸不畅的紧张感让心跳稳步加速。


“我没有。”秦明低低的跟了一句,转而默然了几秒。


“回宿舍了,再见。”



【4】


自那次不愉快……算是不愉快的谈话之后,傅子遇碰上秦明的次数就少了很多很多。这本应该是一个可以量化的东西,但是他别扭的认为,没有一个现存的数字能够标明情绪的波峰和低谷。


不过最近特地来向他打听秦明的人倒是变多了……


“可能是现在已经不流行你这一款了?改流行秦明学长那一款了?”一个和他关系还算亲近的女孩儿针对他的困惑提出了实践性的猜想。


“你们这潮流也改变的太快了……”


“你以前不是总抱怨?现在有人替你分担工作量了还不好?”


“我抱怨也不是为了有人能帮我分担工作量的啊!还有!什么工作量!有你这么比喻的吗?”


“哎呀,就是那意思,你懂的嘛,你今天生理期吗?火气好大啊……”


“我这不是……觉着过意不去啊,像我陷害了他似的……”


他说的话倒是绝对的真诚。沉甸甸的负罪感没日没夜的搅在他心里,还发酵出一股酸酸的气味。


“你想多啦,秦明学长也可以趁这个机会找个女朋友呀?大学里不谈段恋爱岂不是亏大发了,这个院那个系的漂亮妹子,什么类型的都有,随便挑一个都是很好的呀。”


“啊?”


“啊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没有,你说的很对。傅子遇僵的一动未动,只能眨眨眼睛作为回应。



他在同一个地方撞上秦明的第二次,字面意义上的“撞上”,是两天后的黄昏。他结束了满满一整天的课程,在楼梯的转角处看见秦明的身影,还以为是眼睛盯着课本惨败的纸张太久而导致的视觉错觉。


“秦明!”


“怎么了?”对方因为突然被叫到名字,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呼……找到你了……”


“怎么?”


“呃,那个……最近很多人找我打听你……?”


“没发生什么事,也没什么特别的人。”


“啊?”他犹豫了一下,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么问有哪里不太对……


“那你……找到女朋友了吗?”


“什么?”秦明瞥了他一眼,“没有。”


“我……说漏嘴了你周三下午在b楼有课……”他戳着太阳穴仔细想着,“别的就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啊……怪不得。”


“什么?”


“没什么,走吧,我送你回寝室。”



“真的没什么事儿?”


“对,只是周三下午教室外很热闹。”


“……”


“不过我直接走了。”


“嗯,好吧,很秦明。”傅子遇忍不住笑起来,“怎么好几天没见你?”


“比较忙,准备课题。”


“啊,也对,你们医学院的都很忙啊。”


“其实……也还好。”


秦明停下脚步,他才发觉已经到了他的宿舍楼下。


路灯明明灭灭,树木投下的黑影时隐时现、左摇右晃,十二月底的风早已浸透了潮湿的寒意,吹过人的脸颊好像附着上一层凉凉的壳。


“跨年那天你有约吗?”


“啊?没有吧……我想。”


“去看烟花吗?”


“烟花?”


“嗯,学生们会在广场放烟花,去吗?”


一阵风刮过去,他的脸和耳朵又冷了几分,但是脑子里却发着热,一团浆糊似的没有条理,不能够思考。


“好啊。”他回答。



【5】


傅子遇没想到秦明会发出这样的邀请,不论从哪一个角度而言。


天气转冷,从车站一路小跑到广场的距离也没能让他稍微暖和起来。秦明站在广场的边缘,黑色的风衣几乎融入夜色的背景里,直到走近了他才发觉到。


“给。”他递过来一瓶加热的罐装咖啡,余温还很强烈。


“哈!谢谢,我快要冻死了。”


广场的中央聚集着越来越多的人,好像正如秦明所说的都是年轻的学生,在放假之前的狂欢预热。


“现在几点了?”


“嗯……还有十分钟。”


“你来了很久吗?”


“没有,怎么了?”


“天气很冷嘛……”


秦明低着头笑了笑。


“你怎么想到要来看烟花?”


“你不想来?”


他想他可能还是挺喜欢烟花的,也许是多年未见的那种喜欢,也许是被节日气氛带动的心血来潮的那种喜欢,也许是更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喜欢。所以收到邀请时的欣喜,他现在仍然能在心中描摹出大致的轮廓和触感。


“倒也没有。”


“我想你会喜欢的。”


观众们在浓淡不一的各种蓝色凝结形成的夜空下群聚,仿佛接踵摩肩般的相互亲密的连接。跨年夜深厚的仪式感似乎也有一部分是来源于此,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的凹凸的痕迹都让人误以为是微乎其微,因为太多太多,多而不再珍贵,只有在某个独一无二的,恰如其分的象征了逝水匆匆、一去不返的时刻,例如眼下这样的时刻,人们才会学着潦草的回顾,才会察觉那些在记忆和现实中重叠的人和物,才是最难得的部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逼近。


“听起来你很了解我呀?”


“大概还不够了解吧。”


“什么?”


“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单身?”


“啊?”傅子遇先是有些讶异,随后又感到好笑,“你就想了解这个?我是啊。”


“那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啊???”


礼花瞬间炸响,巨大的轰鸣振聋发聩。烟花的色彩极度的绚丽旖旎,马路上的鸣笛,人群的喧闹,和近距离的呼吸声都被浓烈四放的色光所沉默。突然浮现的硝烟余味使他从接连的震惊里清醒了一点儿,但凛冽的空气也冻僵了他的嘴唇,让他的说话的声音都发着抖,语言组织能力也变得不太利索。


“我说,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我们俩在一起……会不会很难啊?”


“不会,常规恋爱而已。”


End



看到这里的!!!还是辣句话!!!感谢阅读!!!我们都是好朋友!!!

祝大家除夕快乐!新年快乐!
爱你们!比心心!

关于今天的新闻

关于今天的新闻


我不是一个考据党,也从不议论这些事情,只是突然的内心煎熬,信口说来,看的不高兴的,就尽快刹住,走吧。


为什么我们要将12月13日立为国家公祭日?为什么我们要每年鸣笛默哀?


我还记得前段时间在微博上发布的一系列有关日本网友的言论,问为什么,我就告诉你,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真正该道歉的人还没有道歉,真正该忏悔的人还没有忏悔。


是因为三十万亡灵至今无法安息。


我今天在书店自习的间隙读到新闻,真的气,气得我怒火中烧,差点儿没掉几滴眼泪,非常、非常、非常的难过。不站在一个国人的角度上,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人能够如此摒弃自己作为一个正常人基本的同情心,对于高达三十万的死亡数字全无动摇的说出那样的话?


死亡对你来说是不是不够真切?你是不是要死一回才能感受到其切肤的含义?你知不知道这被你们戏称为谎言的三十万背后是什么?是撼天动地的哭号和哀嚎,是数以万计的家庭的分崩离析,是一整个民族的砭骨剧痛。你不知道吧?


我明白人不可能做到完美的换位思考,但哪怕你只感受那万分之一的伤害,你都该感到浑身颤抖,呼吸艰难。


为什么?因为那是死亡,是一瞬间,是一瞬间一条鲜活的人命就变成了死气沉沉血肉,碰到是冰冷僵硬的,直挺挺摊在那儿,你骂他打他,拿针扎他拿刀捅他,什么反应都没有,什么反应都没有,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是一粒灰尘,还能跟着风飘走,那死去的人呢?你想过没有?一个本来能活蹦乱跳的,本来能谈天说地的,本来能有幸福的家庭,能每天在田地里劳作完了,回到茅屋里和妻子孩子坐在一块儿吃顿饭的人?就这么没了?还不是烟消云散的没了,还要留具尸体,搁在那儿,看见了就想起他以前的样子,活着的样子,能哭能笑能走能跑的样子,你想过没有?


连一粒灰尘都不如,又比一粒灰尘大了千般万般的一种存在,你想过没有?


你根本体会不到什么是死亡。我也体会不到,但我唯愿能死在你后,看你在死前是怎么苟延残喘,像只黏糊糊的软体虫子扭曲抽搐着求生。


我曾经和我母亲说过,我喜欢看日剧,也喜欢日本明星,最近还沉迷日语广播剧,我学日语,爱好日本文学,将三岛由纪夫奉为我的心头之好,但是关于我永远不会改变的是我是个中国人,站在日本人的角度上我能够理解他们为什么“不喜欢中国”“不喜欢中国人”,这无可厚非,你忠于你的民族,忠于你的国家,我不管也管不了,但是站在我的角度上,说什么我都要维护我的祖国,只要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任何人都没任何理由任何资格干预我。


然而恕我直言,今天的那番言论,早已与国籍、信仰、立场无关了,那根本不是一个人能说得出来的。


死亡真的太残酷了,我以前不觉得,但现在真的觉得太残酷了,残酷到我遭受不了去考虑它时的感受,真的太残酷了,我明白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是你怎么能?怎么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拿走一个人的生命?你是谁?你凭什么?


所以,狗改不了吃屎,我信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告诉你,不论过去多少年,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正如外交部所言,来下跪吧,这是你们应得的。


最后,愿逝者安息,愿历史真相早日昭告天下,愿我华夏子民生生不息,愿我祖国繁荣昌盛。


感谢阅读。




上次立flag成了……这次再立一个flag……我要茨木大佬…网易爸爸给我一个茨木大佬……木木来了就点梗产文……丧尽天良的点梗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