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得白也是Scarlett

2018年要为了喜欢的cp努力读书,努力产粮!

置顶:

点赞狂魔 不想要被点赞或者推荐的小仙女请一定私聊告诉我噢(ฅ´ω`ฅ)

上半年看的两部刑侦剧,之前很多挺火爆的电视剧网剧我都没坚持看下来,然鹅这两部居然随随便便就看掉了所以就顺手卖个安利嘿嘿。


《骨语》


真的!百分之一百推荐!我写这个就是为了给你们推荐!这个是真的很好看!当时只是随便瞟了一眼就毫无节制的一口气补完了!女主演演过很多电视剧啦,虽然我没有觉得她在这个剧里面有什么特别特别特别出彩的地方(有的时候台词有点儿磕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演技肯定是没问题啦。男主角小哥哥特!别!帅!贼!鸡!儿!帅!(虽然前面是有点儿凶啦以至于我刚开始看的时候感觉自己隔着屏幕在被训话……)我觉着这个剧最优秀的地方之一就是角色塑造的很成功啊,看个几集主角配角的性格就很鲜明了(超喜欢做心理侧写的小哥哥嘿嘿嘿,小姐姐们也超可爱)。


另外比较吸引人的就是真·猎奇!推理啊解剖啊还是挺有逻辑挺专业的(作为外行我应该说看起来很专业orz),emmm不过不太敢看恐怖的东西的观众可能会觉得冲击有点儿大……有些地方看到的时候确实让人觉得有种感同身受的蜜汁疼痛……


整个剧情节奏还是比较快的,集数也不算少,案子也挺多,一个接一个的,唯一我不太满意的就是最后大boss……因为这个大boss的剧情跟前面的比起来少了几分猎奇恐怖色彩,不过总体来说,我觉得没啥毛病,绝对!绝对!绝对!值得一看。


其实我看完了之后就推荐给妈咪了,她一直沉迷于美剧(csi啊犯罪心理啊之类的)的高效率罪案剧,所以就对国产刑侦不太emmm……但是!但是!但是!她看了几集后也上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嗯我还是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的23333


《法医秦明2》


嗯……争议蛮大的网剧啦,不过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可能是因为我没追完《法医秦明1》(其实是不知道为什么没看下去虽然我很喜欢老张),就没有什么情节啊滤镜之类的……但是还是得说……看到更新的地方后我多么希望我是先看的这一部再看的《骨语》……因为有比较的话差距就比较大orz……


角色的话感觉是最被人诟病的地方了吧,不过可能是因为我脑子有问题?或者口味比较重?第一部的秦明对我来讲太不食人间烟火了,还是第二部的更真实还有点儿蜜汁可爱……特别是和老师一起次饭的时候(对,次的大排档,这块儿已经要被吐槽爆炸了),有些小表情看的我tm好心动啊……还有的说法是秦明气场太弱了……嗯……这应该是大实话,不论是从语气啊表情啊小动作等等来看都偏文弱一点儿,可能是演员比较年轻的缘故?然鹅……emmm我好像就是很吃这一套……有的地方讲话的声音软软的听的我居然又tm有点儿心动(是变态吗???)另外就是林涛和陈诗羽,对于我来说还是挺ok的,特别是演陈诗羽的小姐姐!本来我成见很深……但是看了之后就完全:哇她好可爱好自然……超喜欢orz


(emmm……第一部的时候我还不吃林秦但现在……)


总之我个人来讲更喜欢刘冬沁版的秦明啦(啊他笑起来好可爱昏厥.jpg),不过可能第三部经超出来我又要变心了毕竟我一直都很喜欢经超23333


还有就是缺点嘛……那肯定是会有的23333印象最深的就是两个男主角前1-3集的台词有点儿emmm……可以说是不忍直视了吧,后面还算是渐入佳境了。然后整个剧集的质量(就目前更新的12集来说)还是很明显的有问题的,我没看过原著,不知道原著的剧情是怎么安排的,不过剧里面的案子我觉得太……也不能完全说是太简单了,总之就是给我一种不太严肃认真的感觉,然后就是几条剧情线安排的不够清晰,可能是剪辑的锅也可能是集数限制……


还有一些小地方,比如道具布景的质感,群众演员的演出效果等,《骨语》的话给我印象是很深,让我说的话确实是很好了,这一部的话就一般,能有个及格分数吧。


色调镜头啥的,有些地方挺不错的,整体比较阴郁冷酷,开头的音乐我特别喜欢!奏是有种又精神扭曲又高岭之花的感觉!大boss经常就伴着这个音乐出场,很刺激!


说到大boss……这个剧吧……还有一个能留住我的原因就是我到现在都没猜到到底谁是大boss


一句话就是,纯粹当个网剧肯定是ok的啦,要是真的想和前一部比较,一是我觉得没得比,二是我觉得没必要比,不喜欢就不看咯,反正还是会有第三部,不论是什么题材什么故事,总会有人想着翻拍,用翻拍来赚钱,所以不必太当真啦。虽然我觉得主演们已经尽力了,他们拿这个劳务费也没问题。


最后让我哭喊一下:为什么没有第二部的林秦同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占tag非常抱歉!
有没有同好愿意一起聊聊天~可以建个群大家一起玩儿~

企鹅群249795607

【刘川吴泽文】夜

阅读说明:人设主要参考网剧,练笔用小甜饼,双向暗恋,有点儿意识流。另外这个标题和夜夜并没有关系(´-ι_-`)……



【刘川吴泽文】夜

野营的夜间比想象的要冷,后半夜的温度持续走低。他们睡在单薄的只是勉强可以挡风的露营帐篷里,裹在黑漆漆的蛹似的睡袋里头。低温从土地里拔芽儿生长出来,夜色的触须丝丝缕缕般纠结在一起,紧缠着人的四肢和躯干,好像要硬生生勒进人体内一样。四下里都是些自然但萧索的声响,树叶被风剥刮着的声音,草叶被沉睡的某人翻身时压动的声音,熄灭的火堆在低温冷却中塌陷的声音,还有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和零距离的心跳声。

吴泽文挪动手臂将手掌盖在擂鼓的左胸口,沉力的敲击感好像能使全身的细胞都产生共鸣的颤抖。他的脑袋里一团乱麻,来自过去和现实的版块严丝合缝的契合,毫无关联的情节碎片在碰撞后融合。一会儿能看到大学时傍晚的足球场和塑胶跑道,红红绿绿的化学颜料在失光环境里显得异样的柔和内敛,一会儿又想起那个采光极好的大玻璃房子,他缩卧在天窗下的小沙发里休憩,张开的手心接满热乎乎的晨光。最后回到这里,一个欲言又止的深夜,一部每一帧都静止的动态默剧。

他不由得屏住呼吸,轻手轻脚的侧过身,一动未动的平躺了几个小时,脖子和腰使唤起来都涩涩的发疼。刘川面朝着他睡着,也是一动未动。他的面无表情显得很安稳,小半张脸隐入不知来由的阴影里,碎发贴着额头,落下来轻扎在阖着的眼睛上。

吴泽文几乎没有看过刘川这么低调的一副神色。没有好恶倾向的,没有精心捏造的,很不设防的样子。他在脑海中飞快的温习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一件接着一件,像要把一整个宇宙的历史塞进一个转瞬即逝的时机里那样的急切和毛躁,却又巨细靡遗,连关于一个对视的角度的记忆都不舍得撇下。他始终没有见过这个龙吟队长能有一分钟的放松的姿态,不是对象的关系,也不是境遇的关系,也不是主观的“正经”或“不正经”。无时无刻的,刘川总仿佛被潜伏着的什么所牵制,在虚空面前束手就擒,身后吞天灭地的晦暗,并不是单单一个海纳百川的光环所能够驱离的。

吴泽文又一次想起和刘川在互道晚安前的对话。

刘川从他那儿戴着连哄带骗扒下来的眼镜,一边盯着自己举高的手一边心不在焉的听,偶尔简短的应上一句。

他心里没底,但也没有曾经经历过的那种惊心动魄的慌张和无望。李想还在外头和秦夜说话,嗓门儿挺大,似乎恨不能每个字都向帐篷里广播清楚,其他的人两两安置在旁边的帐篷里。才受到撤资事件的惊吓,估计都正在难以平静辗转反侧。

“你是怎么想的?”

“船到桥头自然直。”刘川没有犹豫的回答,“你别多想了,也别多问了。”

“……还是看不清你想什么。”

他无奈,而对方微笑了一下,偏头望过来,开口的声音里有微苦又微甜的笑意,不知道是因为微醺和疲惫,还是半封闭的独处和骤然缩小的间距让肉眼难辨的、甚至不外露的波动都具象、放大了。某种熟知并习以为常的交往状态变成韧性极差的冻层,人如履薄冰,从一个沙砾大小的伤口处开始,裂纹哗啦展开。

“我戴着眼镜看不清你,你摘下眼镜看不清我。”

吴泽文抬头接住刘川递过来的眼镜,他手腕处的男士香水味儿已经被时间冲淡,去处无迹可寻了,仅剩下这最后一点点的不会咄咄逼人也不会被一掠而过的香气,让禁不住撩拨的人脸红心跳一秒钟,又装作无事发生似的很快的分解溶化在鼻尖的空气里。

“现在呢?看清了吗?”

他点点头,视线飘游,思绪迷糊。心里没来由的发起微热,好像发酵着什么看不见摸不着,闻所未闻的情绪。说不清从几时开始的,上一秒还是上个月,这一场化学反应行进的长久又隐秘,冒着晶莹透明而难以捕捉的气泡持续膨胀,直到能够对着心脏敲敲打打,让心脏也跟上加速跳动。

“川,”他的嘴唇和嗓子正在流失水分,但内心的冲动推搡着这些言语无法停止,“如果没有你的话,可能我现在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研究人员……”

“……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平淡无奇。”

吴泽文眨眨眼以缓解紧张。

“但是和你一起在龙吟,让我感到了热血和激情。”

“谢谢。”他尽可能语气郑重的说。

“睡吧。”刘川轻拍了他一下,令人想起这个尽职尽责的队长每一次宽慰和鼓励队友时的样子,“也许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呢。”

吴泽文听完,不禁感到无力和无措。不过他还是摆回正视的姿势,报以感谢的一笑。

对方也弯起嘴角回望,扣起来的指节很自然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你就该多笑笑。”

刘川像是个有很多负担的人。负担使他的神色总是沉重,习惯性皱眉,看别人的目光藏有暗潮,即便对象是亲密的人,警觉程度也不是寻常。然而他大概很聪明,不会把“我心思很重”五个大字写在脸上,也不会做出任何暴露本性的行为,最起码不会当着面儿做。

吴泽文的思考被一声叹息叫停。他垂着眼睛,觉得堵得慌。

“怎么了?我脸上写字儿了吗?”

突如其来的发问惊了他一胳臂鸡皮疙瘩。

刘川说话时粘着鼻音,听上去低而哑,但是显得十分的温柔。吐字不太明朗,也许是刚转醒的缘故。

“嗯?写了吗?”

“……写了。”

“写了什么?”

“你有很多事儿瞒着我……我们。”

“我脸有那么大吗?”

吴泽文愣了几秒,然后憋不住笑出声。

“我吵醒你了?”

“哪儿能,我浅眠。你睡不着?”

“有点儿吧。”他停顿一下组织语言, “大家现在一定认准儿了你要卖掉龙吟了。”

“哎,”刘川也叹气,“小小年纪,怎么想那么多。”

“你不担心?”他向左边瞥了一眼,其实有点不满,忍不住提声反问一句。

“以我的人格魅力压根儿不用担心。”

“好的。”

无话可说。吴泽文当机立断的背身,闭上眼装睡。

“泽文……”

“吴泽文。”

刘川低声叫他,没人搭理。

“我没空担心,还有,我担心也没用。”

这次回答的倒挺诚恳的。他腹诽,坚持不予搭理。

“那你信不信我?”

再次被点名提问。他被一阵充满征兆的心慌击中,卡在试图回答和无可回答之间的罅隙里动弹不得。

“我想要你信我。”

End


本来是为了泽文小可爱去看的我莫名其妙变成川神的迷妹……感谢阅读(ˊ˘ˋ*)♡!!!

不知道有没有人分享过?可以看着乐呵乐呵?
反正我先笑为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明傅子遇】没有他的情人节(短甜一发完)

食用说明:设定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甜甜的小段子,算是为了下个月的情人节预热啦~


2月14日。

秦明一夜没有合眼,天光放亮的时候终于得空起身去冲杯咖啡。他疏忽了长时间困在座椅里的身体的疲惫,站起来的动作像是在用力掰直折叠了整宿的躯干和四肢,关节在干涩的摩擦中咯吱作响,直插进耳朵里变成了嗡嗡的低声耳鸣。

李大宝和林涛睡的七歪八倒,一连奔劳了几日,一时半会儿约莫是醒不过来了。

他端着杯子停在窗户边上。从三楼向外面看,楼下的街道上已出现零零散散的过路人或车辆,浅蓝色的光线平铺在水泥路面和红色的砖块上,远远看上去像是凭空横亘了一条莹莹发亮的河流,常绿植物的浓密墨绿和光裸而萧索的枝干的深棕在两侧含混着,微沸的空气里萌生出草木溶于清晨露水的清冽的芳香。风过之处,白雾被磨得削得轻而淡,再充当不了抵挡阳光和声响的保护茧,趴伏着的城市此时也和栖居者们一样,正悠悠苏醒。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无声震动,在更加无声的房间里突兀起来。秦明快速接起电话,甚至没来得及瞟一眼来电显示。

“喂?”

“……喂?”

对方大概是惊讶于他接电话的速度,愣了一下神才继续说道:“是我啦。”

傅子遇的嗓音很沉,似乎是刻意压低了音量,咬字的方式却十分的清澈明朗,连带着令他熟悉的停顿和呼吸,渗过夹着粗粝石子和电子化变音效果的漏网,从传输管道的另一端抵达这一端,从近千公里外的江城抵达脚下的龙城。

“子遇?”秦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头寻找时钟,“怎么这个时间?你之前给我打过电话?”

“嗯,昨晚打了一个,你是不是刚刚通宵忙完?”

“听起来你也是。”

“啊,别提了!”

秦明听到他的脚步,随后提声抱怨起薄靳言和他带来的永远结束不了的工作。

“假公济私,查案就查案呗,腻味儿个什么劲儿啊,谁还没个对象呢。”

他轻哼了一下,有点儿不屑又有点儿好笑。

“你是有对象。”

“嗯,怎么了?”

“有对象,不还是跟着薄靳言跑了。”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

傅子遇笑起来:“有本事吃醋没本事承认呀。”

“好吧。”听到他话中的笑意,秦明也不禁微笑,“我承认了,那你什么时候能离薄靳言远一点儿?”

“哎?你……你认真的吗?”

“不是,开玩笑。”

“你真是……”

“很担心?”秦明挑眉,故作严肃道:“这么难抉择?”

“哎?哎?不能拿对象和上司比呀。”

“看来他们对你的评价很中肯。”

“什么评价?谁吐槽我了?”

“你真的很会讲话。”

傅子遇再次笑起来,笑声少了在意旁人的妨碍,显得轻松而亲昵。秦明将听筒贴在耳边,温暖的气息仿佛近在咫尺。他转了个身面向窗外,明黄的日光倾城,定格在格窗里的一面剪影像是漂浮在澄黄的泉水里的一张相片,不论是什么色彩都撒上了粉末般闪烁的星星。车水马龙的躁动在这个晴朗明媚的早晨也不会恼人,反而变成朝气和热情的浓缩氛围。

“抱歉,我总是没办法去江城……”

“没关系啊。”傅子遇的语气显得有些低落,说话前掠过了一声不着痕迹的叹气,“这次我也不好,应该我抱歉的。”

秦明听到杯子翻倒的动静,回头看见李大宝和林涛正眼神微妙的凑在一起望着他,他皱着眉头挥挥手,示意他们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今天是情人节啊,怪不得。”

“今天是情人节。”他重复了一遍,“今晚早点休息。”

“嗯,再加班我要罢……哎,我得过去了,拜拜。”

“好,你挂吧。”

秦明听到忙音后也挂了电话,李大宝和林涛在他身后终于是憋不住的笑开了。


2月15日。

飞机降落已经是十二点了,通往市区的路上倒是没有堵车,凌晨一点不到,秦明拿钥匙轻手轻脚的开门,却还是因为心急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金属碰撞。

屋子里的陈设装饰沉没在成片的彻底的黑色里,事物的棱角和线条通通磨平擦黑了,木质地面仿佛万物共枯的荒原,踩压木板的吱呀声都变成折断枯草的脆响。他眼前满是漆黑和漆黑的模糊,只能凭着记忆拐进卧室。

唯独这间房间的窗帘没有合上,清清爽爽的蓝色暗光透窗而入,霜似的温柔、朦胧的落覆在傅子遇的白衬衫和卷起袖管而露出的右手臂上,一接触到他,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冰冷的意味就都褪去了,转眼蒸发了。他靠在里面面朝向窗户,左手还压在颈窝。醒来后怕是要发麻了。秦明心念道。

他走过去,手掌轻扶在他的肩膀上。

“嗯?”

“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来。”

傅子遇转过来,仅有一半的黑亮的眼睛暴露在夜色下,隐蕴着并未完全纾解的倦意。他眨了两下眼睛以看清来人,随后深弯起嘴角,明确的露齿笑了。


End


感谢阅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太们加油!!!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感谢太太们!太太们加油!虽然我语死早今后也会努力给太太们留言的!再次感谢太太们!

被捏住会嘎吱乱叫的少女:

数次看到冷圈好文热度低评论寥寥——其实,没有绝对冷的圈,只要太太肯肝,而决定他们肯不肯干的人,是大家啊,是你们啊,热度低一时半会可能无法改变,但是多留几句评价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语死早没关系哪怕只有一句我很喜欢你的文我很喜欢你的画,都够了(当然长点更好,闭嘴),爱他们就一定要告诉他们至少在他们出圈之前,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一个已经开始考虑开几个小号给太太点赞的智障)望周知,经评论小天使提醒补充一点——同样的,太太们,也许你的读者里面真的很多都是鼓起很大勇气才给你留言的,如果能够回复的话,尽量回复哪怕只是一句,谢谢。我很开心都可以,没办法的话在文后加一句虽然没有一一回复大家但是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让他们知道他们鼓起勇气发出去的评论是有意义的。读者同样需要关爱,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原微博请见@五小小才儿夕,已获得授权

【秦明/傅子遇】常规恋爱

阅读说明:不算复健……算个送给大家的新年礼物或者小脑洞吧……一口气写到临晨四点我也是拼了……
总之!祝大家新年快乐!
下文ooc!纯粹小甜饼!校园au!可以接受的向下~



【秦明/傅子遇】常规恋爱



【1】


傅子遇是在认识秦明的那一天正式失恋的。他自认为两者之间并不存在着什么因果的联系,反而可以称的上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奇妙的缘分。


事情还是要说回到傅子遇的失恋上来。


基于先前数量可观的恋爱失败的经历,他最终决定接受一个不论是相貌或是气质,都和软绵绵毛茸茸的小白兔十分相近的女孩子的表白,几秒钟前还是紧张到手指都在发抖的女孩儿听闻立马瞪大了眼睛,瞪得他都有些心虚起来。


傅子遇有的时候会思考,虽然说这种时候并不是太多,但总归是有的时候,他会思考,恋爱真是具备着难以言喻的复杂和不确定。一个平日里性情温和的人一旦陷入恋情,就会渐渐渐渐地趋向一条事先不可知的、悄然发生变化的道路,怀抱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心和勇气,横冲直撞的发展下去。他现有的情商似乎只能够支撑他及时搞明白现下的状况,再采取一些似是而非的、华而不实的补救措施——玫瑰和情话,高档餐厅和烛光晚餐,浪漫电影和情侣座票,像一个虔诚的信徒那样,按部就班的效仿恋爱宝典中的玄妙哲学。


也许是社会在进步,也许是人类在进化。小白兔在交往两个月后,向他提出了分手。显然,恋爱宝典已经彻底吊在了时代潮流的尾巴上。


“我们的关系太肤浅了,肤浅的关系怎么能长久呢?”


“到底……怎么了?”


“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傅子遇面露难色。窗外正下着深秋的第一场大雨,水珠粉碎在坚硬的植物枝干和建筑物水泥表面上,不断发出滴滴答答噼噼哩哩的声音,仿佛坠落的雨水都一颗一颗分明的砸在了他的神经上,将思绪拍打的喧嚣又混乱。


究竟什么才算是了解呢?又怎么样才能够把了解的不同层次和人际关系的分水岭一一对应呢?就算知道你最喜欢的速溶咖啡和饼干是哪个牌子,知道你最喜欢去街角的意式餐厅偶尔挥霍,知道你最喜欢的运动是网球,知道你爱看日本的恐怖片……


“这些我的朋友们也都知道,可是你是我的男朋友啊。”


他有点儿哑然。


“我是你的男朋友……不也是因为我对于你来说是不同的吗?”


小白兔转过头,干巴巴的回复道:“总之,我们分手吧。”


没有等到他答话,女孩儿调头朝楼下跑去。


傅子遇呆了一下,也急忙追着下了楼。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迎面撞上了自下而上的秦明,字面意义上的“撞上”。



“抱歉抱歉!”


“……没关系。”


他只感觉脚踝处剧烈的疼痛了一下,整条腿突然脱力发软,幸好手臂被对方扶住才没有直愣愣摔下楼梯。


手里的雨伞“啪”的掉在地面上,而前女友早已跑的没影儿,傅子遇看着它,默默叹了口气:“外面还下着雨呢……”


“马上就停了。”


“啊?哦。”


“你还能走吗?”


他才反应过来看向对方,顺便报以一个表达感谢的微笑:“应该可以,谢谢,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没关系。”秦明点点头,刚要撤开手就看见傅子遇摇摇晃晃的又要朝阶梯上栽,迅速地把他拉了回来。


“你可能需要去一趟医务室了。”


“呃……抱歉……”



【2】


所以傅子遇就和秦明认识了。说是认识,其实也不过就是丢在人群里能找得出来的那种认识。秦明在学校里多少也算个知名人物,因此,这种认识就变得更加廉价而随意了。


第二次碰面是在社团招新的日子。


傅子遇站在人潮里远远地看到秦明正擦着人群的边儿走,心想他大概是赶着去什么别的地方,便没有凑上去搭话,未想到对面的人也看见了他,而且直接走了过来。


“养好了?”


秦明偏了偏头,不着痕迹的查看了一下。


“养好啦!谢谢学长!”


“嗯……”


“你来找社团吗?”


“不是。”


“我猜也是,看你行色匆匆的样子。”


“你呢?”


“凑热闹咯,看看有什么有趣的社团,刚刚退了一个。”


“有什么意向?”


“嗯……没有,不过如果不参与什么社团的话……总感觉少点儿什么啊……”


“是吗?”


秦明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那去看看吧。”


“啊?”


“走吧,你不走吗?”



秦明是个很奇怪的人,虽然实际上也是个很普通的人。傅子遇觉得他心里对于这种“奇怪”的定义,应该和大多给出同样评价的人都是不一样的。


怪就怪在……明明大家都认为他是不同的那一个,而本人却显得令人惊讶的正常吧。


“难道他不会很难相处吗?”同班的女孩儿八卦道。


“很难相处……有吗……”


顶多是木讷点儿?也会用手机刷微博,也会打时兴的网络游戏,据说技术还不错,也会在熬夜的晚上买宵夜,只是吃的比较健康……怎么看都还是挺常规的大学生吧。


当然他没有一股脑儿说出上面的话,个人隐私嘛。


“可是看起来就是很难相处的模样啊……而且跟别人说话也冷冰冰的!”


“看起来是看起来嘛……”


“我不信我不信,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没有吧,”傅子遇被问得面上一红,慌忙摆摆手,“你想多啦。”


也没有很熟吧。他想。



【3】

相较于其他,震撼程度更足以登上校园论坛娱乐版头条的新闻应该是和“傅子遇终于又恢复单身了”有关。


周五下午打完校际篮球赛,他作为临时被前辈拉上场替补的半吊子,终场哨吹响之后也就只剩下走到场边瘫倒的力气了。队友们冲他挥挥手示意先行离开了。


“够累的啊。”


“是啊……啊?”他被吓得一激灵,忽地坐起来。


傍晚时分的阳光昏暗又迷蒙,人物的棱角都像素描画上被手指摩擦过的线条,淡淡的晕开,视野远处的深色色块令焦点波澜般向外延展,削弱了了放大近处的目标的能力。


他模糊的认出来那是秦明,穿的正装,手上扯着领结。


“打扮得这么正式,相亲去了吗?”傅子遇调笑。


“没有,老师拜托我去做个讲座。”


“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秦明好不容易把领带解开取了下来,“篮球赛结束了?”


“对啊,我都累瘫了。”他大喘了一口气,正准备问问为什么秦明会出现在这里,却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小姑娘打断了。


“那个……你是傅子遇吗?”


“啊?我是啊。”


“大二计算机系的傅子遇?”


“对,有什么事儿吗?”他一头雾水,爬起来和小姑娘对视了几秒钟,也没想起来自己在哪儿见过这个人。


“给你的情书,我朋友喜欢你很久啦,一直不敢告诉你。”


“啊……”傅子遇莫名地感觉窘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明此时此刻还站在他身后的缘故,又或是他从来都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感到窘迫,“谢、谢谢……”


“她是大一的,名字和电话都写在里面了哦。”


“呃……知道了。”


信封被用力的塞到他手里,惊得他立马挺直了脊背,顺势还后退了几步。


“很受欢迎啊。”秦明望着那个姑娘的背影追评道。


“你是在开我玩笑吗……”


“没有,陈述一个关于你的事实而已。”


“说的像是在研究我一样。”


“差不多。”对方小声的嗤笑了一下。


“什么?”


“没什么,互相了解罢了。”


“那你呢?”傅子遇转过发问,秦明的整张脸隐没在灰黑的夜色里,脸上的表情分不真切。


“我可不受欢迎。”


“真的假的?一定是因为你太拒人千里之外了。”


“你认为我拒你千里之外吗?”


他像是喉咙噎住般吐不出一个作答的字眼儿,面前兀然安静的气氛把氧气都稀释了许多,呼吸不畅的紧张感让心跳稳步加速。


“我没有。”秦明低低的跟了一句,转而默然了几秒。


“回宿舍了,再见。”



【4】


自那次不愉快……算是不愉快的谈话之后,傅子遇碰上秦明的次数就少了很多很多。这本应该是一个可以量化的东西,但是他别扭的认为,没有一个现存的数字能够标明情绪的波峰和低谷。


不过最近特地来向他打听秦明的人倒是变多了……


“可能是现在已经不流行你这一款了?改流行秦明学长那一款了?”一个和他关系还算亲近的女孩儿针对他的困惑提出了实践性的猜想。


“你们这潮流也改变的太快了……”


“你以前不是总抱怨?现在有人替你分担工作量了还不好?”


“我抱怨也不是为了有人能帮我分担工作量的啊!还有!什么工作量!有你这么比喻的吗?”


“哎呀,就是那意思,你懂的嘛,你今天生理期吗?火气好大啊……”


“我这不是……觉着过意不去啊,像我陷害了他似的……”


他说的话倒是绝对的真诚。沉甸甸的负罪感没日没夜的搅在他心里,还发酵出一股酸酸的气味。


“你想多啦,秦明学长也可以趁这个机会找个女朋友呀?大学里不谈段恋爱岂不是亏大发了,这个院那个系的漂亮妹子,什么类型的都有,随便挑一个都是很好的呀。”


“啊?”


“啊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没有,你说的很对。傅子遇僵的一动未动,只能眨眨眼睛作为回应。



他在同一个地方撞上秦明的第二次,字面意义上的“撞上”,是两天后的黄昏。他结束了满满一整天的课程,在楼梯的转角处看见秦明的身影,还以为是眼睛盯着课本惨败的纸张太久而导致的视觉错觉。


“秦明!”


“怎么了?”对方因为突然被叫到名字,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呼……找到你了……”


“怎么?”


“呃,那个……最近很多人找我打听你……?”


“没发生什么事,也没什么特别的人。”


“啊?”他犹豫了一下,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么问有哪里不太对……


“那你……找到女朋友了吗?”


“什么?”秦明瞥了他一眼,“没有。”


“我……说漏嘴了你周三下午在b楼有课……”他戳着太阳穴仔细想着,“别的就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啊……怪不得。”


“什么?”


“没什么,走吧,我送你回寝室。”



“真的没什么事儿?”


“对,只是周三下午教室外很热闹。”


“……”


“不过我直接走了。”


“嗯,好吧,很秦明。”傅子遇忍不住笑起来,“怎么好几天没见你?”


“比较忙,准备课题。”


“啊,也对,你们医学院的都很忙啊。”


“其实……也还好。”


秦明停下脚步,他才发觉已经到了他的宿舍楼下。


路灯明明灭灭,树木投下的黑影时隐时现、左摇右晃,十二月底的风早已浸透了潮湿的寒意,吹过人的脸颊好像附着上一层凉凉的壳。


“跨年那天你有约吗?”


“啊?没有吧……我想。”


“去看烟花吗?”


“烟花?”


“嗯,学生们会在广场放烟花,去吗?”


一阵风刮过去,他的脸和耳朵又冷了几分,但是脑子里却发着热,一团浆糊似的没有条理,不能够思考。


“好啊。”他回答。



【5】


傅子遇没想到秦明会发出这样的邀请,不论从哪一个角度而言。


天气转冷,从车站一路小跑到广场的距离也没能让他稍微暖和起来。秦明站在广场的边缘,黑色的风衣几乎融入夜色的背景里,直到走近了他才发觉到。


“给。”他递过来一瓶加热的罐装咖啡,余温还很强烈。


“哈!谢谢,我快要冻死了。”


广场的中央聚集着越来越多的人,好像正如秦明所说的都是年轻的学生,在放假之前的狂欢预热。


“现在几点了?”


“嗯……还有十分钟。”


“你来了很久吗?”


“没有,怎么了?”


“天气很冷嘛……”


秦明低着头笑了笑。


“你怎么想到要来看烟花?”


“你不想来?”


他想他可能还是挺喜欢烟花的,也许是多年未见的那种喜欢,也许是被节日气氛带动的心血来潮的那种喜欢,也许是更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喜欢。所以收到邀请时的欣喜,他现在仍然能在心中描摹出大致的轮廓和触感。


“倒也没有。”


“我想你会喜欢的。”


观众们在浓淡不一的各种蓝色凝结形成的夜空下群聚,仿佛接踵摩肩般的相互亲密的连接。跨年夜深厚的仪式感似乎也有一部分是来源于此,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的凹凸的痕迹都让人误以为是微乎其微,因为太多太多,多而不再珍贵,只有在某个独一无二的,恰如其分的象征了逝水匆匆、一去不返的时刻,例如眼下这样的时刻,人们才会学着潦草的回顾,才会察觉那些在记忆和现实中重叠的人和物,才是最难得的部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逼近。


“听起来你很了解我呀?”


“大概还不够了解吧。”


“什么?”


“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单身?”


“啊?”傅子遇先是有些讶异,随后又感到好笑,“你就想了解这个?我是啊。”


“那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啊???”


礼花瞬间炸响,巨大的轰鸣振聋发聩。烟花的色彩极度的绚丽旖旎,马路上的鸣笛,人群的喧闹,和近距离的呼吸声都被浓烈四放的色光所沉默。突然浮现的硝烟余味使他从接连的震惊里清醒了一点儿,但凛冽的空气也冻僵了他的嘴唇,让他的说话的声音都发着抖,语言组织能力也变得不太利索。


“我说,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我们俩在一起……会不会很难啊?”


“不会,常规恋爱而已。”


End



看到这里的!!!还是辣句话!!!感谢阅读!!!我们都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