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得白也是Scarlett

2018年要为了喜欢的cp努力读书,努力产粮!

【秦明傅子遇】没有他的情人节(短甜一发完)

食用说明:设定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甜甜的小段子,算是为了下个月的情人节预热啦~


2月14日。

秦明一夜没有合眼,天光放亮的时候终于得空起身去冲杯咖啡。他疏忽了长时间困在座椅里的身体的疲惫,站起来的动作像是在用力掰直折叠了整宿的躯干和四肢,关节在干涩的摩擦中咯吱作响,直插进耳朵里变成了嗡嗡的低声耳鸣。

李大宝和林涛睡的七歪八倒,一连奔劳了几日,一时半会儿约莫是醒不过来了。

他端着杯子停在窗户边上。从三楼向外面看,楼下的街道上已出现零零散散的过路人或车辆,浅蓝色的光线平铺在水泥路面和红色的砖块上,远远看上去像是凭空横亘了一条莹莹发亮的河流,常绿植物的浓密墨绿和光裸而萧索的枝干的深棕在两侧含混着,微沸的空气里萌生出草木溶于清晨露水的清冽的芳香。风过之处,白雾被磨得削得轻而淡,再充当不了抵挡阳光和声响的保护茧,趴伏着的城市此时也和栖居者们一样,正悠悠苏醒。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无声震动,在更加无声的房间里突兀起来。秦明快速接起电话,甚至没来得及瞟一眼来电显示。

“喂?”

“……喂?”

对方大概是惊讶于他接电话的速度,愣了一下神才继续说道:“是我啦。”

傅子遇的嗓音很沉,似乎是刻意压低了音量,咬字的方式却十分的清澈明朗,连带着令他熟悉的停顿和呼吸,渗过夹着粗粝石子和电子化变音效果的漏网,从传输管道的另一端抵达这一端,从近千公里外的江城抵达脚下的龙城。

“子遇?”秦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头寻找时钟,“怎么这个时间?你之前给我打过电话?”

“嗯,昨晚打了一个,你是不是刚刚通宵忙完?”

“听起来你也是。”

“啊,别提了!”

秦明听到他的脚步,随后提声抱怨起薄靳言和他带来的永远结束不了的工作。

“假公济私,查案就查案呗,腻味儿个什么劲儿啊,谁还没个对象呢。”

他轻哼了一下,有点儿不屑又有点儿好笑。

“你是有对象。”

“嗯,怎么了?”

“有对象,不还是跟着薄靳言跑了。”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

傅子遇笑起来:“有本事吃醋没本事承认呀。”

“好吧。”听到他话中的笑意,秦明也不禁微笑,“我承认了,那你什么时候能离薄靳言远一点儿?”

“哎?你……你认真的吗?”

“不是,开玩笑。”

“你真是……”

“很担心?”秦明挑眉,故作严肃道:“这么难抉择?”

“哎?哎?不能拿对象和上司比呀。”

“看来他们对你的评价很中肯。”

“什么评价?谁吐槽我了?”

“你真的很会讲话。”

傅子遇再次笑起来,笑声少了在意旁人的妨碍,显得轻松而亲昵。秦明将听筒贴在耳边,温暖的气息仿佛近在咫尺。他转了个身面向窗外,明黄的日光倾城,定格在格窗里的一面剪影像是漂浮在澄黄的泉水里的一张相片,不论是什么色彩都撒上了粉末般闪烁的星星。车水马龙的躁动在这个晴朗明媚的早晨也不会恼人,反而变成朝气和热情的浓缩氛围。

“抱歉,我总是没办法去江城……”

“没关系啊。”傅子遇的语气显得有些低落,说话前掠过了一声不着痕迹的叹气,“这次我也不好,应该我抱歉的。”

秦明听到杯子翻倒的动静,回头看见李大宝和林涛正眼神微妙的凑在一起望着他,他皱着眉头挥挥手,示意他们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今天是情人节啊,怪不得。”

“今天是情人节。”他重复了一遍,“今晚早点休息。”

“嗯,再加班我要罢……哎,我得过去了,拜拜。”

“好,你挂吧。”

秦明听到忙音后也挂了电话,李大宝和林涛在他身后终于是憋不住的笑开了。


2月15日。

飞机降落已经是十二点了,通往市区的路上倒是没有堵车,凌晨一点不到,秦明拿钥匙轻手轻脚的开门,却还是因为心急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金属碰撞。

屋子里的陈设装饰沉没在成片的彻底的黑色里,事物的棱角和线条通通磨平擦黑了,木质地面仿佛万物共枯的荒原,踩压木板的吱呀声都变成折断枯草的脆响。他眼前满是漆黑和漆黑的模糊,只能凭着记忆拐进卧室。

唯独这间房间的窗帘没有合上,清清爽爽的蓝色暗光透窗而入,霜似的温柔、朦胧的落覆在傅子遇的白衬衫和卷起袖管而露出的右手臂上,一接触到他,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冰冷的意味就都褪去了,转眼蒸发了。他靠在里面面朝向窗户,左手还压在颈窝。醒来后怕是要发麻了。秦明心念道。

他走过去,手掌轻扶在他的肩膀上。

“嗯?”

“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来。”

傅子遇转过来,仅有一半的黑亮的眼睛暴露在夜色下,隐蕴着并未完全纾解的倦意。他眨了两下眼睛以看清来人,随后深弯起嘴角,明确的露齿笑了。


End


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