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得白也是Scarlett

2018年要为了喜欢的cp努力读书,努力产粮!

【刘川吴泽文】夜

阅读说明:人设主要参考网剧,练笔用小甜饼,双向暗恋,有点儿意识流。另外这个标题和夜夜并没有关系(´-ι_-`)……



【刘川吴泽文】夜

野营的夜间比想象的要冷,后半夜的温度持续走低。他们睡在单薄的只是勉强可以挡风的露营帐篷里,裹在黑漆漆的蛹似的睡袋里头。低温从土地里拔芽儿生长出来,夜色的触须丝丝缕缕般纠结在一起,紧缠着人的四肢和躯干,好像要硬生生勒进人体内一样。四下里都是些自然但萧索的声响,树叶被风剥刮着的声音,草叶被沉睡的某人翻身时压动的声音,熄灭的火堆在低温冷却中塌陷的声音,还有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和零距离的心跳声。

吴泽文挪动手臂将手掌盖在擂鼓的左胸口,沉力的敲击感好像能使全身的细胞都产生共鸣的颤抖。他的脑袋里一团乱麻,来自过去和现实的版块严丝合缝的契合,毫无关联的情节碎片在碰撞后融合。一会儿能看到大学时傍晚的足球场和塑胶跑道,红红绿绿的化学颜料在失光环境里显得异样的柔和内敛,一会儿又想起那个采光极好的大玻璃房子,他缩卧在天窗下的小沙发里休憩,张开的手心接满热乎乎的晨光。最后回到这里,一个欲言又止的深夜,一部每一帧都静止的动态默剧。

他不由得屏住呼吸,轻手轻脚的侧过身,一动未动的平躺了几个小时,脖子和腰使唤起来都涩涩的发疼。刘川面朝着他睡着,也是一动未动。他的面无表情显得很安稳,小半张脸隐入不知来由的阴影里,碎发贴着额头,落下来轻扎在阖着的眼睛上。

吴泽文几乎没有看过刘川这么低调的一副神色。没有好恶倾向的,没有精心捏造的,很不设防的样子。他在脑海中飞快的温习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一件接着一件,像要把一整个宇宙的历史塞进一个转瞬即逝的时机里那样的急切和毛躁,却又巨细靡遗,连关于一个对视的角度的记忆都不舍得撇下。他始终没有见过这个龙吟队长能有一分钟的放松的姿态,不是对象的关系,也不是境遇的关系,也不是主观的“正经”或“不正经”。无时无刻的,刘川总仿佛被潜伏着的什么所牵制,在虚空面前束手就擒,身后吞天灭地的晦暗,并不是单单一个海纳百川的光环所能够驱离的。

吴泽文又一次想起和刘川在互道晚安前的对话。

刘川从他那儿戴着连哄带骗扒下来的眼镜,一边盯着自己举高的手一边心不在焉的听,偶尔简短的应上一句。

他心里没底,但也没有曾经经历过的那种惊心动魄的慌张和无望。李想还在外头和秦夜说话,嗓门儿挺大,似乎恨不能每个字都向帐篷里广播清楚,其他的人两两安置在旁边的帐篷里。才受到撤资事件的惊吓,估计都正在难以平静辗转反侧。

“你是怎么想的?”

“船到桥头自然直。”刘川没有犹豫的回答,“你别多想了,也别多问了。”

“……还是看不清你想什么。”

他无奈,而对方微笑了一下,偏头望过来,开口的声音里有微苦又微甜的笑意,不知道是因为微醺和疲惫,还是半封闭的独处和骤然缩小的间距让肉眼难辨的、甚至不外露的波动都具象、放大了。某种熟知并习以为常的交往状态变成韧性极差的冻层,人如履薄冰,从一个沙砾大小的伤口处开始,裂纹哗啦展开。

“我戴着眼镜看不清你,你摘下眼镜看不清我。”

吴泽文抬头接住刘川递过来的眼镜,他手腕处的男士香水味儿已经被时间冲淡,去处无迹可寻了,仅剩下这最后一点点的不会咄咄逼人也不会被一掠而过的香气,让禁不住撩拨的人脸红心跳一秒钟,又装作无事发生似的很快的分解溶化在鼻尖的空气里。

“现在呢?看清了吗?”

他点点头,视线飘游,思绪迷糊。心里没来由的发起微热,好像发酵着什么看不见摸不着,闻所未闻的情绪。说不清从几时开始的,上一秒还是上个月,这一场化学反应行进的长久又隐秘,冒着晶莹透明而难以捕捉的气泡持续膨胀,直到能够对着心脏敲敲打打,让心脏也跟上加速跳动。

“川,”他的嘴唇和嗓子正在流失水分,但内心的冲动推搡着这些言语无法停止,“如果没有你的话,可能我现在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研究人员……”

“……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平淡无奇。”

吴泽文眨眨眼以缓解紧张。

“但是和你一起在龙吟,让我感到了热血和激情。”

“谢谢。”他尽可能语气郑重的说。

“睡吧。”刘川轻拍了他一下,令人想起这个尽职尽责的队长每一次宽慰和鼓励队友时的样子,“也许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呢。”

吴泽文听完,不禁感到无力和无措。不过他还是摆回正视的姿势,报以感谢的一笑。

对方也弯起嘴角回望,扣起来的指节很自然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你就该多笑笑。”

刘川像是个有很多负担的人。负担使他的神色总是沉重,习惯性皱眉,看别人的目光藏有暗潮,即便对象是亲密的人,警觉程度也不是寻常。然而他大概很聪明,不会把“我心思很重”五个大字写在脸上,也不会做出任何暴露本性的行为,最起码不会当着面儿做。

吴泽文的思考被一声叹息叫停。他垂着眼睛,觉得堵得慌。

“怎么了?我脸上写字儿了吗?”

突如其来的发问惊了他一胳臂鸡皮疙瘩。

刘川说话时粘着鼻音,听上去低而哑,但是显得十分的温柔。吐字不太明朗,也许是刚转醒的缘故。

“嗯?写了吗?”

“……写了。”

“写了什么?”

“你有很多事儿瞒着我……我们。”

“我脸有那么大吗?”

吴泽文愣了几秒,然后憋不住笑出声。

“我吵醒你了?”

“哪儿能,我浅眠。你睡不着?”

“有点儿吧。”他停顿一下组织语言, “大家现在一定认准儿了你要卖掉龙吟了。”

“哎,”刘川也叹气,“小小年纪,怎么想那么多。”

“你不担心?”他向左边瞥了一眼,其实有点不满,忍不住提声反问一句。

“以我的人格魅力压根儿不用担心。”

“好的。”

无话可说。吴泽文当机立断的背身,闭上眼装睡。

“泽文……”

“吴泽文。”

刘川低声叫他,没人搭理。

“我没空担心,还有,我担心也没用。”

这次回答的倒挺诚恳的。他腹诽,坚持不予搭理。

“那你信不信我?”

再次被点名提问。他被一阵充满征兆的心慌击中,卡在试图回答和无可回答之间的罅隙里动弹不得。

“我想要你信我。”

End


本来是为了泽文小可爱去看的我莫名其妙变成川神的迷妹……感谢阅读(ˊ˘ˋ*)♡!!!

评论(1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