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得白也是Scarlett

2018年要为了喜欢的cp努力读书,努力产粮!

【NYSM Daniel/Jack】反BE三十题:听说你想BE???(P4-P8)

食用说明:仍然是HE重症患者的自白。本来想写到4000字再发但是我觉得我写的太多大家就不珍惜我了!!!(开玩笑)


然后我的ooc已经偏离轨道飞向宇宙中心了,所以大家都凑合着看吧,人生这么艰难,我们都凑合着活吧!(???有很多情节我都没过脑子的啊,我提前跟你们说了你们别骂我啊。


然后P4的Ver.1本来我是要用来扩写交作业的,后来换了就没用了,Ver.2是我的一个能文能武的老司机兼好战友提供给我的,在这里感谢一下!!! @Dr.Skull 



4.分手


Ver.1


“你觉得你涉身绝地险情,四顾茫然而方向不能自知,你觉得留下来好像是对的,离开我也是对的。可是等待完成的抉择可远远不止于此,你要寻求的答案更是数量惊人,每一回我询问你的意见你的犹豫就在加剧。不,我并无指责你的意思,只是,Jack,你要明白你的处境,你下意识的把我们的关系,或者是我对你的态度或者是我本人当作某种运转繁复的动态迷宫,你下意识的要解决它,探明它,挫败它。可是,容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你的自负总能令我哑口无言。”


“不,我们讨论的自负是极度主观的认知,人类的描述是个球体,不同的人会在不同的角度敲裂这个球体。而我所断言的不可能是基于一定不可归为可变事实的理论。迷宫,迷宫,迷宫,压根儿没有所谓的出口,压根儿没有预设的结局,你还能称它为迷宫吗?”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Jack,从最初起,不论你是被怎样漂亮理由和自我说服支撑前来,进而被怎样难缠的事或人囚禁在眼下的绝境,你都已经在这里了。我绝对不会放你走,你也绝对不会走。”


Ver.2


要非说评选出一位在Daniel和Jack公开关系后最为受伤的先生或者女士,Henley当仁不让,义不容辞,义无反顾的接下了如此殊荣。Lula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显得又惊又喜,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


“What???”Merritt说道。


于是,魔术师们错综复杂真假难辨的关系网越发向澳门——那个给人留下无限遐思和美好印象的东方古老城市的大街小巷靠拢。Merritt作为唯一一个尚且能够保持理智的参与者(不论哪层意义上的),莫名其妙有点想念狱中的弟弟Chase了。


恐怖的念头会让我也失去理智的,他想。


“Daniel…你能不能…我是说尽可能表现得…那个词儿该怎么说来着,Merritt?不,不是克制,更难听一点儿的那个?”


“你是想说收敛对吗?老天,我们可真心有灵犀!”Lula非常热情的回应。


What???Henley在心里喊着。


“我现在没工夫听你说话,Henley。而且,希望你们已经意识到了我和Jack并没有留你们吃晚饭的意思。”


“呃…Danny也许我们可以再叫点外卖让大家…”


“当然可以,Jack”Daniel从厨房里走出来,竟然还端着两盘看上去像食物的东西,“看来你对那个新魔术毫无兴趣,我也不必费心教你了。”


What???Jack沉默的哀嚎着。转头朝Henley可怜巴巴的眨了眨眼。天哪,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理直气壮的讨打简直错的没边儿。还有什么东西能比这样一个可爱的男孩子更值得她放下仇恨,老实的和门口傻站着的另外两人一起离开的呢?


“Daniel,我(他妈)可不知道你还会烹饪。”


“那看来你不知道的事儿还挺多。我由衷为你决定分手时的果敢和明智感到高兴。”


噢,真是混蛋。Henley翻了个白眼。


5.与爱无关


“Henley…我认为我和Daniel之前出现了不可逆转的问题。”


“什么?”


这个可怜的焦糖色男孩儿。Henley根本不忍心看清Jack脸上受伤但拼命掩饰的神色,她拎起了对方手里的啤酒瓶,连着自己的一块儿丢进垃圾桶以结束一场荒谬的借酒浇愁。


“我和Daniel…这是个蠢问题,我非常明白,可也忍不住地问。”


“半年了,半年内我丧失了所有登台的机会。我真的就像他数不胜数的粉丝中的一个,不起眼的每一个。这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人们很难相信一个四处收割鲜花掌声的人物也会有真心,Jack,我明白。”


此时此刻,Henley也觉得难过起来。不是为了曾经失败的恋爱,而是为了曾经她也有过相似的感受。


“但是,你是不一样的。”


Henley的指尖抚平了他额角的一缕乱发。


“你没有见过他看你的眼神。他想占有你,哪怕是操控你,这都不假。可是他也有别的感情想和你分享,他爱你,但是也有别的感情是无关爱情的,仅仅给你的。”




她想起很久前的某一天夜晚,从黑暗的卧室里走出来。Daniel正靠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机,那里播放着上一次表演时的录像。Daniel总有这样的习惯。


录像进展到Jack的魔术,年轻的魔术师略显羞涩,但动作行云流水。她站在前男友的侧面望着,他冷绿色的眼睛都是温暖的波光,很少暴露在阳光下的眼睛,却蕴含着如此灿烂明亮的温度。




Henley看了看被酒精催眠的Jack,寻思着该是时候打电话让Daniel来接他回家了。


6.报复


Daniel托着他的臀部把他抱上那个倒霉的田园餐桌,桌子旋即吱吱呀呀的叫了起来,粗糙的布料正摩擦他的裤子,仿佛在火星四溅。可是Jack没有闲余的的时间和精力关注这个。对方不由分说的咬住他的嘴唇,皮肤碰撞的感觉又热又烫,却也隐藏着甜蜜的焦灼,舌尖被舔舐之后尚在颤抖着发麻,他呜呜呜的发声。


“别再把我的手绑住…”


Jack觉得自己的声音很微弱,而Daniel也确实没听清。


“别再什么?”他顺着他身体柔软的弧线一路湿吻至胸口,那里藏着呼吸和爱情的秘密。男孩儿的身体总是具有着近乎天使的诱惑力,双性的美,他能察觉到丰满的妩媚和力量的积蓄,迷人而广阔的一片土壤,能够滋生他一生中每个品种的邪恶和失控。


Jack挂在Daniel脖子上的手突然发力撕开了衬衫,他喘息着嘟囔了一句:“我要报复你上次绑住了我的手!”


“就通过撕毁我的衬衫?”


“当然不!”男孩儿显得有些不满,接着他低下头狠狠的在Daniel的颈部咬了一口。


“Hey!”


“…今天我决定把你身上能绑上的地方全部绑上。”


7.七年之痒


星期六早晨的懒觉,本来是Jack先前几周就预定好的计划。他不算是个有很多计划、同时也苛求现实正如预期的那样进行的人。而以人类现今的经验之谈的闪光点之一作证,不论搞砸这个计划的可能性有多低有多荒谬,它都是会被搞砸的。


勤劳的装修工人试图以身作则,培养Jack早睡早起的好习惯,迫使他在周六——比什么都要美好的一个周六疲惫且过早的清醒过来。


他抱着枕头,迷迷糊糊的倒在沙发上,Daniel在他身边看起来十分苦恼的揉着太阳穴。


“真巧,你也睡不着?”


“......是啊。”叮叮咣咣个没完儿谁睡得着啊!


Daniel拿着遥控器不知安上了一个什么奇妙的摁键,电视机上很快打出了电影的名字《The Seven Year Itch》,他们都显得有点儿茫然,也许是Henley或者Lula留下的碟片也说不准儿。


“曼克顿的已婚男人依然要把妻儿送去避暑,他们依然要留在热的要命的城市工作,设陷阱、钓鱼、打猎......”


“The Seven Year Itch?Marilyn Monroe?”


年轻的Jack Wilder似乎因为这个名贯中外的性感女星而对电影产生了兴趣,他向Daniel眨了眨眼睛,寻求一些额外的信息。


“别看着我Jack,我向来不了解愚蠢的爱情片。”


“那太棒了,我们好好看电影吧!”


Jack咧开嘴笑了,Daniel只能认命地点点头。




“所以,Seven year itch?其实就是中年男性的桃色奇遇和不检点的性幻想?”


“是中年男性在和妻子结婚七年后的桃色奇遇,并进而发展为了外遇。”


“有什么科学根据吗?”


“Marilyn Monroe的魅力还需要什么科学根据吗?”


“听起来你很欣赏她。”


“......等等,我们楼上是不是也要搬来一个女住户来着?”


“没错儿,我昨天还跟她说了两句话…怎么了?”


8.错过一世


Daniel说服了Jack同意他跟随回到Jack年幼时的家,和很多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呆在一起的家,一个沉寂在郊区的无名孤儿院。


“你感到紧张吗?”


“不,为什么我要紧张?但是我们实在没有必要绕路来这里一趟,Danny。”


“如果你的绕路是指五分钟路程的话,我表示异议。”他盯着他的眼睛,男孩儿可能没有紧张,也有点难免的局促,“好了,我们只是在顺便走走。”


“嗯…”Jack轻声应了一句。


“…跟我聊聊?”


他们肩并肩向前走,沿着面前唯一一条看着像是修缮过的道路的轨迹,两边植着高度适中的树木,树脂的清香隐隐散出来,混合着海水咸的风,偶有清澈的鸟鸣被包裹在自然的风光里,显得极淡极远。


“没什么好说的,你知道孤儿院每年得接收多少无家可归的孩子,他们不能将事事都做的那么漂亮。我是说,大家都有艰难的时候。”


“......当然。”


他们又走了一段时间,靠近了孤儿院和旁边相对空旷的土地。它废弃后的几年一直是一副消极待主的模样,Jack曾在报纸上读到孤儿院拆毁和地皮出售的消息,当时那种故作镇定的茫然在路途中渐渐的燃烧殆尽,徒留一捧灰烬沉甸甸堆在心头,压得他有些呼吸急促。


这的确是块小地方。人们掏空了建筑物的五脏六腑,甚至折断了它的胳膊和腿,孤零零的躯壳唯有黯然的归于萧索。很难想象,他与之相关的回忆足有十层高。风景一如既往的很美,置身于此仿佛能感染自然最轻快最自由的精神,最温柔最良善的眼界。如果要说起孩童时代的天真梦想,还能有什么比由自然孕育更美妙的吗?


他也记得在某个大雨之夜第一次行窃,踩着泥泞的路狂奔回来。噼噼啪啪的雨声和脚步陷在土地里的响动四处轰炸,好像有手臂伸出来抓住了他的脚腕,硬生生的粗暴的往地下拽,Jack明白是罪恶和内疚让他的逃窜变得如此艰难,几十分钟以前,在辜负生命和辜负所得到的教导之间他鬼使神差的选择了后者。任何一个成熟的犯罪者都该明白,罪恶,人一生的罪恶并非不断加深,并非随着你的行凶动机、作案手段的愈加残酷不断加深,相反的,在你第一次实施犯罪的时候,大局就已然确定,因为历史是不容争辩和改变的,不论以后你做出多少次挽救的尝试,都不能减轻罪恶。


上天偏偏喜欢开你玩笑,在你的伤口上撒盐。Jack躲开了Daniel的注视。


“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买下。”


“......什么?”


“我说我们买下这里。”


“我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消失的也已经消失了,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拥有一些别的更好的。”


TBC




最后跟大家聊聊那个《The Seven Year Itch》,是1955年由玛丽莲梦露主演的电影,讲述了自我压抑的中年男性设计师,在妻子和孩子外出的时候偶遇了楼上的性感女住户并对她产生性幻想的故事。值得一提是玛丽莲梦露最经典的那个动作,就是捂着裙子的那个动作似乎就是出自这部电影,尽管总体上电影的质量也许不高,但却展现了玛丽莲梦露纯洁美好而又惑人心智的无限魅力。我没有完整的看完,但看到了玛丽莲梦露的出场,的确是非常非常的美。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b站看。

在维基百科上将the seven-year itch定义为psychological term(不知道翻译成心理学专业术语对不对?)我觉得还是挺妙的啊。科学上的说法是人们的大脑能够分泌恋爱激素和婚姻激素,促使人们建立恋爱、婚姻关系,但是这种物质的分泌不能够一直保持稳定,在七年之后人们就会对这段感情产生厌烦疲倦的情绪,转而寻求新的刺激,这就是七年之痒的来源。这个说法进一步的结论是当人们正确处理了这段敏感期,就能够将爱情升华为亲情,一种在大多数人看来更为稳定长久的情感分类。

还有第三种更为神奇玄乎的解释,人类体内的所有细胞都有更新换代的周期,而这个周期恰巧就是七年。也就是说,七年前你所爱上的某个人,你对他/她的感觉被每一个细胞所记忆,而新生的细胞是不会有这种记忆的,因此到了七年之后,你对他/她的爱慕之情就仿佛从未存在过,随着细胞的复活被抹杀掉了。但是这种说法似乎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以上内容大部分来自百度百科,懒得去查的小伙伴们可以看一下。如果有任何转述出错的地方都是我的锅,欢迎懂行的小伙伴教我应该怎么改正:-)!


最后还是那句话,看到这里的我们都是好伙伴!!!感谢大家阅读!!!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