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得白也是Scarlett

2018年要为了喜欢的cp努力读书,努力产粮!

【NYSM Daniel/Jack】五次Jack成功催眠了Daniel,以及一次他没有。

食用说明:首先我要向各位真诚的道歉,因为这次我虐了orz,真的真的,十分十分,抱歉!!!(鞠躬,但是还是HE的,HE还是有保证的。

再者,我要感谢昨天给我点梗的小伙伴 @咸了个鱼_ 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挑战自我的到这个地步orz,我想可能我是面对了一个相当一部分写DJ同人的小伙伴都在面对的问题,就是Jack作为一个天真烂漫的迷弟,难免会经历一些悲苦的暗恋过程,其实我真的是很不愿意写这个,因为我写的暗恋总是太女性化,这样很不好,我就很不愿意,可是这次我居然写了,反正写完就跪了。

从今天凌晨开始写的加上今天的一个下午一共5600,写的时候我难过的不行也不知道在难过些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结局还是好的,毕竟我是HE重症患者。其实依照我原本的构思得写到8000+,但无奈没有充足的时间,很多时候我也缺乏耐心,只能将最基础的表达一下,没有什么延展的部分。

我写的时候还是感觉挺荣幸的,我很荣幸能尝试这个CP不同的可能,再次感谢给我点梗的小伙伴,这样我也不会在以后的日子后悔了。

下面放文啦。

五次Jack成功催眠了Daniel,以及一次他没有。

当我们在谈论一个满脑子催眠学习的魔术师(自以为)无望的暗恋时我们在谈论些什么?

Merritt曾质问过Daniel他是否相信催眠的存在——那是比较严肃认真的一次,不然作为旁观了无数次双方的争执和斗嘴的Jack也不会至今记忆犹新。

“我不能违背我的信念。”高傲的魔术师回答道,“但我当然不会阻止你,和你的小徒弟。”

可真是出人意料的说法。

第一次Jack成功催眠了Daniel,他惊喜的想要大叫几声或者跳上沙发蹦跶两下,险些意外破坏了一次比魔法还要魔法(因为他的催眠对象可是Daniel)的催眠经历。天知道Daniel作为一个自大狂和控制狂有多么出色的心理防御机制。

“现在...”他都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的不行,但是出于一个正规的催眠者的职业操守,他正被迫的冷静下来,“你只须感到放松和轻柔,就像漂浮在水面上,没有一点儿紧张。”

Jack深知催眠才刚刚开始就面临着结束。他并没有想清楚该给Daniel下一个什么巧妙的命令,而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料到他可以成功,就像Lula所说的:“在讨厌Daniel Atlas的人中,催眠师们可以排上前几名了!”

“所以说到底得有多少人讨厌Daniel?”他当时的回答相当漫不经心,连叫错了称呼都没有反应过来。

幸好Lula没有追根究底,她只是讳莫如深的笑了一下回答:“至少不包括他的小粉丝。”

Jack看了看依靠在沙发上面容平静的Daniel,没有睡着,而是专心的在短暂的时间里沉默的等待指令。这是曾经他觉得最难做到的一件事,也许连Merritt都无法做到的一次催眠(也许他不屑做),居然就轻而易举的完成了,没有漫长的心理暗示,也没有复杂的心里诱导,仅仅是最基础最入门级的手段他就做到了。这不会是巧合,当然不是巧合,就像是他终于划掉了愿望清单上的一条,终归要去为下一个梦想奔波一样。

第一次催眠的时间绝对不能过长。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那是Jack事先准备的怀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时间更无情更冷酷,如果非说要有的话,那只能是马上就要清醒过来的Daniel,他能想象他待会儿怪异的语气,也许会像讽刺Merritt的催眠魔术不过是用于揪出婚外情的小把戏时那样,装作毫不在意的撇撇嘴,之后微笑着吐出一些刻薄的评价。他并不是很情愿面对这个。

“现在,听我说,当我数到三,你就会醒过来,并且完全忘记你今天遇到Jack Wilder以后的事。”

Jack从未尝试过深陷于一次全无希望的单恋。以往总是向他表白的女生更多,而他却忙着向那些高档精致的皮包表白。眼下就是命运悉心安排的报复,他惴惴不安的望着Daniel,而对方只是注视着那个优秀自信的女魔术师远去的背影。

他甚至没有一个和Daniel完完整整的对视。心无旁骛的、带着笑意的目光的对接,大概也是情人间必不可少的情感交流。毕竟他常常看到Daniel和Henley一起研究某个魔术手法的表情,最后他们总会对视一下,那感觉看起来很好。他只是猜测,被Daniel注视的感觉大概是很好。

于是Jack再一次实施了催眠。

你得相信第二次永远会比第一次好,最起码他的声音不再那么颤抖,各个阶段的衔接也显得流畅了很多。如果Merritt有幸能看到,一定会拼命儿夸他一番以留住这么有天赋的学生。Jack一直是聪明敏锐、对魔术极富领悟力的,他少年般的活力也从未遗忘遵循勤奋刻苦的守则,而Daniel常常不满意他的表演,以近乎苛责的方式规范他练习时的一举一动,只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他。

他从来没有在Daniel这儿得到应有的注意力。没有人能够否认这一点。

“现在,我希望你能睁开眼睛,不要感到紧张,你的身体依然轻柔,当你睁开眼睛,你会想要认真的注视我。”

Daniel睁开了眼睛,没有一丝犹豫的完成指令,就像Jack说出指它时那样,他们拥有了难得一次的相似的心情。这双冷绿色的漂亮眼睛有如冰山一角般显露出来,带着苍白空洞的光和Jack对视着,这是催眠必有的现象之一。平日里的自负、机敏、一意孤行和不可一世,都将他的双眼打磨的锋利又清晰,闪着让人自愿接受蛊惑的具备强烈毒性的魅力色彩,而眼下什么都没有,如同每一个被催眠者,他的目光显得透明且简单,线条直接,全心全意的望着施法的催眠师。

这可不算什么心无旁骛的、带着笑意的目光的对接。

从专业角度进行分析,眼睛空洞无光是催眠成功的迹象之一,这本该是充满了学术色彩的一个行为——可Jack仍然感觉脸颊发烫,被撞破心事的害羞和义无反顾的勇气混搅在一起,沉沉的压在心上。在无数次荒谬的想象或梦境中,Daniel都会平静的一言不发的望着他,周遭的人和物都浸没在一片平和沉静的氛围中,他也回望,诚恳的目光接触能够替代所有虚妄的语言和行动。这是世俗之间人们最能完全的拥有爱恋者的方式。每一段情感都开始于此,他们相互走近,相互关注,沉默不语,在干燥温暖的夏夜星空下,在纯净浪漫的冬日飘雪下,成为彼此唯一的焦点,终生的夙愿。他们也许会像他这样,产生强烈的恍惚感,又在同一时刻切身体会无比的真实,他们脚踏实地的活着,却因为相遇的美丽而头晕目眩。

Jack确实感觉头晕目眩。在一秒紧接着一秒的沉溺的夹缝里他逐渐认清,一切都只是卑劣的手段,无耻的掠夺——为了自己的私欲,他剥夺了Daniel本不会落在他身上的那一丁点儿的关注,哪怕是一丁点儿。

“现在,听我说,当我数到三,你就会醒过来,并且完全忘记你今天遇到Jack Wilder以后的事。”

前一次催眠所带来的痛苦感受影响了Jack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发挥,他拒绝继续学习新的催眠技巧(谢天谢地Merritt没有追问怎么回事儿),并且重新开始研究摆弄扑克牌的技巧,试图使它们飞舞的更加自由不受拘束,却每每尝试每每失败,途中Henley也有一两次发现他流血的手指忍不住开口询问,而他看着那个女孩儿只能笑着摇摇头说没有关系。

Daniel歪着头看着他们对话,最后说了一句:“魔术师时常受伤。”

没错儿,不论糟糕的事情发生的可能性有多低,它总归还是会发生的。既然已经发生过了两次,它还是有机会发生第三次。

第三次Jack成功催眠了Daniel,他已经察觉到了技巧的生疏不熟练,叙述的声音又一次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但是一切都没有阻止他持续加强催眠诱导,以保证安全的催眠过程及结果。

一个寒冷的雪夜。Jack委实没有想到Daniel居然打算老老实实的留在家里度过这个空闲的夜晚而不是邀请Henley共度良宵,也许一起用餐,观雪,散步,在暖黄色的路灯下接吻等等,这不都是爱情电影里最完美的演出吗?女孩儿们不是都热爱如此——他不知道他的断言对还是不对,但毕竟没有姑娘能拒绝浪漫的夜晚约会。

Jack想开口,又怕被Daniel抓着他恋爱经历几乎为零的尴尬不放。所以他选择了催眠。听起来有点儿没道理,但做出这样的决定绝不仅仅是为了逃避尴尬,也是因为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过Henley了,事情隐隐的有些不对劲儿。此处所指的失去联系不是意味着某种危险的警告,而是像是隔了一面玻璃寻找东西——他知道Henley是个成年人,也是个很聪明的魔术师,但他还是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对劲儿。

“接下来,我要对你提出一些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好吗?”

“好的。”

“能跟我谈谈你的女朋友,Henley吗?”

“什么?”Daniel皱起了眉头,这令Jack突然紧张起来,他真恐惧是否是因为催眠的深度不够,而提问过于私人引起了对方较强的心理波动。

“嘘,别紧张,认真听我说。你完全不用感觉紧张,四肢放松,想象一种更加轻松的状态。当我数到三,你会发现你很专心,只能专心于我的问题。”

他缓缓地数到三,尽其所能地将声音放低放柔,直到看见Daniel的眉心舒展开。

“我们继续好吗?”

“好的。”

“能跟我谈谈Henley吗?”

“她是个出色的魔术师,值得信任的队友。”

“还有呢?”

“没有了。”

Jack僵在原地,与他料想的完全不同。

“你个人,对她有什么样的感觉呢?”

“我已经永久的失去她了。”

“为什么?”

“我犯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

Daniel的回答显得流畅的可怕,接受催眠的人都能够面不改色的说出一些与他们自身根本不相符合的可怕的话语,这当然就是催眠的目的和神奇效果。Jack感到他的大脑正在运用一切能够被运用的技巧分析当下的情况,搜索哪一个问题才能在下面的过程中最大限度地帮助揭示真相,而极具条理性的思考却克制不住他心底逐渐加深的僵硬和茫然。

到底是什么意思?失去是什么意思?错误又是指什么?什么样的错误能够拆散他们?和另一个人有关系吗?到底是什么意思?还应该继续问下去吗?

他惊惧地从漫长的自我拷问中解离出来,心跳的极快,几乎要出现耳鸣。种种臆想都一下子攥住了他的呼吸和喉管,说话变得如此艰难。

“现在,听我说,当我数到三,你就会醒过来,并且完全忘记你今天遇到Jack Wilder以后的事。”

Jack觉得该做些什么,在他借用了可恶的手段窥探了Daniel的苦恼,或者秘密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显得那么摇摇欲坠,就连他自己都是这样。走在大街上的相似的人群中,又有多少会像他一般焦虑不安,并不是因为一场无端开始、无法结局的迷恋,而是因为害怕无法亲手洒下葬送它的最后一捧土。

不论怎么说,他都觉得该做些什么。一切都还远远没有结束。他在等车的间隙下定决心,毅然冲进雨里,突如其来的降雨总是显得湿漉漉并且咸的让人讨厌,可是他等不了了。

第四次成功催眠Daniel,从暗示到诱导到深化,他将每个阶段都做到了万无一失滴水不漏,因为这一回他不仅要尝试着弄清未解的谜题,甚至还得试着植入一些别的想法——不得不再次感谢慈悲的上帝和难得收起好奇心的Merritt,多亏了他们Jack才能深造到通过催眠进行观念植入或改造的地步。

“我们来聊聊。为什么你和她分手了?”

“她想要的我不能给,我也是。”

“你认为这是不可调节的分歧吗?”

“我不这么认为。”

“那你为什么不挽留?既然你还觉得你们可能继续。”

“与她无关。”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与她无关。”

Jack深吸了一口气。至少他现在能够确定Daniel和Henley确实分手了——尽管原因不明,但实际上也不需要明白原因。他一边出声安抚以加强催眠的深度,一边咬着嘴唇思考。接下来一步非常重要,他得向Daniel的脑子放入一个想法作为测试对象,它必须能自我生长并且也不会引发主体思维的过度排斥——当然也不能被直接铲除。他需要一个万全之策。

这是一次极度凶险的抉择。Jack的脑子又有点儿昏昏沉沉,他的目光四下探索着,书架,台灯,衣柜和门,默然的客厅和房间,只有他们两个还在吐息,暴露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真实。伴随着当下的真实,周围的空旷也展现出了无限温柔的宽恕,就好像他做出什么,都能够得到分量足够的原谅。Jack又转头回来看着Daniel,他闭着眼睛,睫毛自然,嘴唇微张,全部正常,没有任何异常的倾向。他才发现他们靠得很近,却又没有触碰,事实上总是这样。

舞台上灯光下,还是幕布后灯光外,他们看起来都站得很近,坐的很近,看起来很亲密,看起来很相安无事。相安无事这个词儿也许不太对,凡是要求两个个体(及其以上)的活动和事业都显得不可思议的困难。Jack在刚刚开始学习催眠的时候就认识到了,对他来说,扑克牌永远比人更易掌控。

Daniel不会同意最后的结论,毕竟活在控制别人的乐趣里他才能感到兴奋。

他们有本质上的不同,无法填补的裂缝,各自单方面的坚持。Daniel大概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也在参与这场拉锯,可是巧合的是,Jack深知自己距离全面溃败早已不远了。也许他能借助催眠改变些什么,随便说点什么吧,太容易了,扭转败局,获得胜利,比梦还要虚幻的东西,比Daniel更具控制力的东西,现在就握在他手上。

Jack急忙垂下头查看,可是他的掌心空无一物。

“我希望你记住,你醒来后,会对催眠魔术多一些重视。”

“听我说,当我数到三,你就会醒过来,并且完全忘记你今天遇到Jack Wilder以后的事。”

Jack对Daniel第五次成功的催眠,成为了一个圆满的、没有缺口的、规整的句号。它可恨可恶的圆满、没有缺口和规整也体现在Jack的速战速决上,他从未像这一次一样目标明确,手段精巧,一针见血,全无犹豫。

得到了前车之鉴,也通过观察确认了实验结果——他才发现他也曾对催眠的实用性抱有怀疑,但后者已被证明是可信的,三天前Daniel和Merritt的争吵中,他们没再纠结于那个古老的议题。

眼下,他只需要再多说一句话,就像丢下一枚核弹一样,不,比这更加的精巧细腻,因为我们可不会听到恐怖的巨响或者看到浓烟和沙尘翻滚的蘑菇云,仅仅需要一个瞬间,没有什么巧妙的机械连环能运转的更迅速更精确了,他将告诉他:你心里深爱着Henley,当你醒过来,你会想找到她,告诉她你的感受。

你们最终会成为令人钦羡一对儿。

Jack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感到难过和后悔是不是一个值得羞愧的事情。老实来说,他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他已经管的够多了,从最开始失足掉进了催眠时独享对方几分钟的紧张的愉快,到忍受着内心自责和自私的复杂情绪的煎熬,依然贪恋这双绿色眼睛的温度,再到谋划一切,他阅读了那么多晦涩难懂的资料,耗费那么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练习,只是为了做到一次完美的催眠,把Daniel推的离他更远一点,或者更远很多。

“我希望你明白,这是你的想法,你心里深爱着Henley,当你醒过来,你会想找到她,告诉她你的感受。”

他没有时间用来心神不定,因为太过担心失误,全部的神经都扭曲着绷紧。

“现在,听我说,当我数到三,你就会醒过来,并且完全忘记你今天遇到Jack Wilder以后的事。”

“什么?你说你催眠了Daniel?”

“对...啊?”

Jack的语气有点儿犹疑,他也顿时困惑起来那些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真是只是一场梦。催眠Daniel,听起来就像比控制雨水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Jack,我们来回忆一下我们的第一节课,当时我告诉你了什么?”

“所有人都能被催眠,只是难易程度不同。”

“那难易程度取决于?”

“潜意识自我防卫意识的强弱。”

“那么催眠需要什么?”

“放松,安定,专注,想象力,服从和信任。”

“看来你记得很清楚。”Merritt似是欣慰的笑了一下,“可是还远远没有参透。”

约莫过了一个月,Jack突然想到,似乎该检查一下Daniel和Henley的恋爱进展——不不不,这和任何私心都没有关系,他们俩可是他费尽心思的撮合的!他有资格了解一些事实以便进一步改善催眠魔术。

“现在,你和Henley的关系怎么样了?”

“很好。”

“你们很幸福吗?”

“当然。”

“关于那个错误,你向她说明了吗?”

回答停顿了两秒,紧接着传来了低低的笑声。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向你说明。”

Jack怔住了,上一秒他还低着头正心如死灰的盯着自己打架的手指,下一秒就被轻轻的掐住了脸颊,视线一层层的抬起来,掠过Daniel的白色衬衫和他的嘴唇,最后对上了一双灰绿色的笑嘻嘻的眼睛。

“我跟她说,非常抱歉,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我犯了错。”

“因为我爱上了我的催眠治疗师。”

END

最后我为大家转述一些关于催眠的信息。催眠分为三种:瞬间催眠,快速催眠和深度催眠,我个人的拙见,电影中Merritt多采用的应该是瞬间催眠,通过快速的惊吓,达到被催眠者的注意力的高度集中,并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向被催眠者的脑子里植入一个行为或者观念,而在本文中我希望能写出来的是快速催眠,催眠时间较短,这里既指实施催眠,也指整体的催眠过程。同时,催眠也分为五个部分:暗示,诱导,深化,治疗,解除。这个我在文章里有说到一点点。

其实催眠这个名词本身是具有误导性的,平日里我们的表意识控制着我们的思维模式,而催眠术这种技术就是让人们进入催眠状态,一种潜意识活跃的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人们具备高度受暗示性,各种心理活动都与催眠师紧密联系。

然后在文中提到的,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可以被催眠的,敏感度高的人容易受到催眠,而有的人则需要学习被催眠,一般来说惯用右脑(想象力)的人比惯用左脑(逻辑力)的人更容易被催眠,潜意识自我防御机制的强弱也与收到催眠的难易程度挂钩,这里,浅显来说就是“是否相信催眠”和“是否容易过渡到潜意识”。

文中Merritt和Jack最后的对话就是在指这个,以及文章开头已经暗示Daniel实际上并不相信催眠(不想NYSM1中被催眠的那位女士,很明显她跃跃欲试的),前五次Jack认为他成功催眠了Daniel,是不是真的,大家就自行想象吧hhhhhhh。

其实关于文章我还有很多更改的想法,以后有机会会慢慢补充上的。

最后还是那句话!!!看到这里的!!!我们都是好伙伴!!!谢谢阅读!!!

评论(2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