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得白也是Scarlett

2018年要为了喜欢的cp努力读书,努力产粮!

【秦明/傅子遇】发个小试阅

食用说明:文章的名字不叫发个小试阅,我只是还没有设计好全部的剧情,但是冲动的不行想发出来看看有没有人愿意看😂有人愿意看的话我就继续写啦~其实写的时候听羞耻的因为太拉郎了!!!想写糖酥但是实在是笔力不足写不了民国的orz只能写一写现代了!!!
如果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点给我!最好是现代的糖酥明遇都可以但是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写好苏三省哈哈哈
另外这是电视剧向的,原著的话和电视剧差的还是挺多的,可以下次尝试,文中设定秦明是子遇大学时的学长(小说里的子遇好像是医生但是电视剧改成计算机专家了)
如果写得下去的话不出意外是没有悬疑刑侦部分的,因为我的脑子不好写不出原创案件,如果下次写的话就用秦明系列原著小说的案件!!!


试阅部分

江州的天不是黑色的,他们的眼睛才是。

他端着一杯水坐在窗边,落地灯的光淡淡亮着,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打开的,或者根本忘了关上。明明是刚才睡醒,脑子却累的什么都不愿意思考,难得此刻清澈的空白,那种连睡梦中紧锢在他身上的紧迫感都懈怠下来。

气温降了,猛地跌到十度不及。先前的一个多事之秋,已然从人们的眼皮下“刷”一声的轻巧飞走,唯有他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隐隐发烫,就好像那一颗圆润、冰凉的子弹仍旧躺在他的血肉与骨骼之间,某一个平日里不可察觉的罅隙,交错的神经和血管紧贴着拥抱它,热乎乎的生命在一墙之隔奔涌而去,烈焰和寒冰在创口里共生共长。而现今冬天步步紧逼,他常是难以自制的颤抖起来。

杯里的热水又冷了。

简瑶断断续续的来了三四封邮件,没有电话。信中提到她与薄靳言又在哪个叫不上名字的小岛,过着类似你耕田来我织布的生活。她终于亲眼见到,终于切身实地的体察到,不同的地方,就是不同的世界,就是连蓝天白云都是断然不同的。经历过了桩桩事件,她还是比简瑶更加简瑶,细腻又宽阔,纯真又洗练。

“子遇,我想,倘若这个世界上有一百个比仇恨还要黑暗的,就一定会有一百零一个比阳光还要明亮的。”

他睡不着的时候,会经常翻出邮件看一看,也经常在电脑前会心一笑。这寥寥百来字,牵连着两个算得上是和他关系最是亲近,最不能失去的人,某种程度上,他们都是同生共死的战友了。

思念和关切是否总会变成无比沉重的东西呢?傅子遇多次打开电脑想要回信,似是有长篇大论,洋洋洒洒的文字堆积于腹中,等候着一吐为快。但是每每当他的手指触到键盘,又如被扼住了喉咙,甚至被拧住了心脏,胃部缩成小小的一团,无话可说,无事可谈。

“唉……”

手边的杂志摊开了,第十八页有某家报社争取到的关于鲜花食人魔案件的独家采访内容。他伸出手翻动了一页。

“龙番市公安局再破奇案”

龙番市?

“……嫌疑人李某现已被警方拘捕,据悉,法医鉴定在本次恶性杀人案件的侦破活动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傅子遇的心里起了微微的波动。报道文章的底部配上了一张记者采访时的照片。

照片的左上角有一个影子,身着深色的西装,站在包围着警员的重叠的人群外围观,看不清表情,对大多数的读者来说,大概连注意到都不容易。

而他竟认出来那是谁了。

秦明。

End

写在最后:还是那句话!看到这里的!我们都是好朋友!!!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