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得白也是Scarlett

2018年要为了喜欢的cp努力读书,努力产粮!

【裴尚轩/邹智勇】魔王恋爱中 1

一天之内改了两遍我要突破天际了orz


【裴尚轩/邹智勇】魔王恋爱中


Couple:裴尚轩《十五年等候鸟》/邹智勇《女生宿舍》

Rating:NC-17

Tag:师生年下 校园轻松向 疯狂撒糖 略微忠犬攻/痴汉攻





!!!警示:设定没有电影中邹智勇的帮凶情节,逻辑被我吃了。





1.

 

裴尚轩再一次因为逃课踢球被授课老师提溜到了邹智勇的办公室,当然也不能真说有多狼狈——鉴于他一米八的个子,与生俱来一种“我就目无尊长,我就桀骜不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恶劣气质——将整件事情都造的理所应当,可以理解。在后面矮上半头的老师被遮了个严实,畏手畏脚,推推搡搡才给他弄进屋子里来。让邹智勇远远看过去,压根儿没意识到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居然以为这个问题学生终于晓得改邪归正,主动找来跟他促膝长谈了。

 

等到裴尚轩走近,脸颊和脑门上都粘着少几根断草,冒着血的擦伤清晰可见,邹智勇终于是皱起了眉头。

 

“邹老师呀,你看看你看看,都第几回了,总是逃课,也不是事儿呀…”

 

“这个…不好意思啊,回头我一定好好说他,谢谢您。”

 

他回头瞪了裴尚轩一眼,后者正吊儿郎当的靠在办公桌边上,百无聊赖的瞧着他办公桌上打开的课本和教案,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看到生物书的真身吧。

 

“臭小子!你能不能哪天不给我整事儿啊?”


好容易哄走了授课老师,那个小混蛋已经开始摆弄桌上的盆栽了。

 

“不能!”

 

“哎你…!我真是想揍你我!”

 

从一个月前邹智勇新官上任,调到这个小地方仅有的一所重点高中做老师,就是一路顺风顺水,待遇好的令人嫉妒眼红。直接继任了班主任不说,连宿舍安排都有特殊待遇。同事们表面上还是很好相处的,学生们也没有想象里的那么不听管教…

 

可以说,裴尚轩是至今为止所能计入考虑的最可怕的一个变量了。

 

“……”

 

“……”

 

两相无言。

 

一个月磨砺下来,可以见得裴尚轩真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你不跟他说话吧,他就不跟你说话,你跟他说上一句吧,他就千句白句砸回来噎不死你。


邹智勇心里觉得无奈,但无奈之外,更多的是既来之则安之的自我安慰。毕竟,总不能真的奢求事事完美,跟很多同岗位的人比起来,只需要对付一个,可比对付一群好很多了。

 

“…脸怎么回事儿啊?”

 

“……”

 

“说啊,怎么回事儿。”

 

“就那臭老头,我正踢球呢非来捣乱…”

 

“你还说!”

 

“不是你问我的啊!”

 

邹智勇分明听到隔壁桌的女老师噗嗤笑出声了。


“走啊。”

 

“去哪啊?”

 

“医务室啊,要让全校都知道你挂彩了啊?”

 

裴尚轩看了他一眼,难得一次老老实实闭了嘴。

 

 

 

裴尚轩的出名,是出了名的。

 

在邹智勇真正认识裴尚轩之前,就早已甚有耳闻了。应该说,每个学校都有一个裴尚轩才对。俗话说的,艺术来源于生活,也高于生活。裴尚轩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长得帅会踢球条件好,一身的撩妹技能还没日没夜的装酷耍帅——如此缺乏科学性的人设,难道不正是言情小说男主角的原型吗?

 

这话为什么听着酸酸的。邹智勇吸了吸鼻子。一定是错觉。

 

所以说啊,有的人就是含着金勺子出生的,有的人就是要一辈子顺风顺水,不论他犯下什么错,都会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个什么谁替他解决,甚至提前做好准备为他开路。

 

“你的班里,有个叫裴尚轩的吧。”

 

“他的父母是学校主要的资助人…”

 

邹智勇想起他在校长面前读空气的那一出好戏,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倾倒。

 

原本以为事情并不会变的太过复杂的。孩子嘛,究竟还是孩子。既然是孩子,怎么能抗拒糖果的诱惑呢?

 

他决定采取好言相劝的手段,要以一个知心的成熟的讲道理的成年人的言谈感化对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浪子回头,为时不晚。青春都是躁动的,躁动都是一时的,你现在想玩儿,想谈恋爱,不想学习,都是因为你还太年轻,长大了你就会明白,现在的努力就是为了以后更好的日子啊,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就算他用类似的话把嘴皮子都磨破了,裴尚轩还是保持着良好的绩效,被形形色色的老师丢到办公室来。那些后援会的小女生们大概都要羡慕死了,每个星期总有那么几天,必须和裴尚轩呆上一会儿。

 

狗急了还跳墙,人急了那必须得口不择言啊。不就是个浑小子吗?那成天被个浑小子压着打还能行吗?遥想当年他也是个要上天的角色。


于是,终是有一回邹智勇憋不住,当即破口骂了他一句,骂完又觉得被自己吓到,呆了几秒才缓过劲儿。裴尚轩眼神悲悯的望着他,然后好死不死的说了一句:

 

“老师…你一直都是这么生气的吗?”

 

???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怨天尤人或是自我检讨,就像小情侣的互相磨合那样,邹智勇成功走出为裴尚轩四处道歉的新手村,一路过关斩将,摸透了每个授课老师的弱点之后,成功点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技能,并且修炼得出一颗不起波澜的心。

 

可是他忘了裴尚轩是个满脑子都想搞个大新闻的幼稚狂。

 

 

 

“你轻点啊!”

 

“闭嘴!坐下!我还不乐意给你上药呢!”

 

“那你别啊,小伤…”

 

“别!说!话!”

 

邹智勇拿着镊子,夹起一个白白小小的酒精棉球,擦上伤口的时候,裴尚轩果不其然的到倒抽了一口气。

 

“知道疼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吗?”

 

“得了吧,我要是安分了,你就得在这儿给那个臭老头上药了,你愿意啊?”

 

“胡说什么啊你!没大没小的…”

 

“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啊…”

 

略发烫的吐息落在他的手腕上,挠的有点痒,痒的整只手小幅度的抖了抖。

 

“别乱动,头抬起来,很快就好了。”

 

“噢……”

 

裴尚轩应着抬起头,直白的望过来,眼神很无辜。

 

“老师,你真的会吗?”

 

“废话,我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啊。”

 

“感觉不是很熟练啊。”

 

“第一次嘛,又不是打针开刀什么的,没练过啊。”

 

“噢…第一次啊,你的第一次就给我了啊?”

 

“……你是不是语文没学好。”

 

“……”

 

“不会吧…语文课你也逃了…”

 

“老师。”

 

“干嘛啊?”

 

“你还有什么第一次吗?都给我吧。”

 

邹智勇眼看着那个他曾牢牢夹住的棉球,无力的摔到了地上。


“裴尚轩,你给我立马走人。”




不到一个月前,高二下的第一天是开始于高一生和高三狗的开学之间,某个春寒料峭的日子里的。


当时的邹智勇才刚刚和前一任班主任完成了交接工作,各种繁琐的事情让他忙到焦头烂额到分不清东南西北,一连好几个晚上都是最后一个走出学校的人。只可惜成效堪忧,一个星期晃晃悠悠的过去,他还是会偶尔在校园里迷路,还是会看到点名册上的名字不能反应过来对应的脸。


不过孩子们还是很可爱的嘛。


秉持着为人师表的职业规范和道德原则,面对孩子们必须得有充足的耐心和信心才行啊。


所以当黎璃跺着脚向他抱怨裴尚轩的种种事迹,气到眼圈发红,他整个“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的状态。


“那个…黎同学,你冷静啊。”


“老师!你说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呃…对对对…”


“老师!你一定要好好管管他啊!”


“嗯…不如这样,你现在回教室跟他说,让他放学了来我办公室一趟,我详细问问,怎么样?”


“放学?”


黎璃先是保持了几秒钟不可置信的样子,就像看到什么超现实的神啊鬼啊的东西般瞪大了眼睛,大到眼珠子都能滑出来似的。


“对啊,不能耽误其他老师的时间哦。下节课快上课了吧,快回教室吧。”


虽然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黎璃说的裴尚轩到底长什么样,邹智勇还是拼命做出值得信赖的表情点了好几下头。


听罢,小姑娘还是显得欲言又止,但也没再要求什么,约莫是觉得不好意思了,只皱着眉头提醒道:


“那…老师,你也别等的太久啦!”


“不会的,放心吧。”




结果,邹智勇这一等,就等了整整一个半小时。




暮色四合的时分,高墙之内归于平静。天空变成偶有红色痕迹的烟灰色,飘的又高又远,天地之间的空隙拉大,浮云远走,这般景象,仿佛正稀释了残余的喧嚣。


邹智勇从四楼办公室的窗户向外看,地面上的事物和寥寥人影已经化作乌黑模糊的点,只能分辨出稍绿的人造操场和稍暗的水泥路面,还有一两个跑动的影子在草地上乱窜。


他其实并不介意等到现在,反正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不至于干巴巴的硬等一两小时。备课半途中他回了一趟教室,像每个猫着腰躲在后门旁的班主任一样,暗搓搓观察了一会儿学生们一边值日,一边侃天侃地小打小闹,而后顺便轰走了几个耍赖不愿意回家的孩子,不得不说,身为成年人的骄傲感在此得到了难以言喻的巨大满足。


起初,邹智勇并不介意是真,不仅不介意,甚至有点担心。青春期的男孩儿总是很容因惹祸啊,最起码他本人就是高度配适的一款例子。于是,他就打了几个电话到裴尚轩的家里,却迟迟没有人接听。联系簿上的信息也不够完整,尤其是裴尚轩的那一页,除了照片、姓名、出生年月等基本的个人资料,几乎不剩下什么可用的资料了。


时针逐步靠近数字七,在仍旧一筹莫展的情况下,他满心忐忑的拨了一个给黎璃的电话。


“老师?”


“呃…我想问问你,你说的裴尚轩,他今天真的来上课了吗…”


“……果然没去找您啊!”


“你说的这么意料之中…”


“所以我才跟您说别等的太久啦…”


“……”


他下意识的要开口道歉是怎么回事。


“那家伙肯定又是踢完球就回家了,老师您也别等啦!”


“???”


“他对谁都…哎呀,总之您别觉得难过什么的。”


好可怕,这个小姑娘好可怕。为什么要突然说出安慰人的话啊!!!


邹智勇怀着一种不可描述的心情挂了电话。




故事要是就此结束,什么劲爆的事情都没有发生,那天不是白黑了…不是不是,那他本可以在宿舍补觉或在酒吧撩妹的大好时光不是白搭进去了吗?


邹智勇最后和裴尚轩迎面在楼梯道撞上了。真·奥义·迎面撞。


“谁啊啊啊啊啊!你!哪个班……啊?”


来人的手还抓在他的胳膊上,以防止他直接一屁股摔到地上。


“裴尚轩???”


“干嘛?”


“什么干嘛!我是你班主任你还记得吗!”


对方闻言凑近了一点,半张脸从阴影里露出来,眼睛盯着他的。


“好像是。”


什么玩意儿?


“……我是你班主任,新来的。”


“哦…有什么事儿吗?”


“今天黎璃没告诉你,放学了来我办公室吗?”


“好像说了…”


“那就对了啊!你说有什么事儿啊!”


“……”


裴尚轩没说话,隐隐地像是乖巧的向后退了一步,站的很直,身量显得更高。


黑暗里的呼吸有点重有点急,汗水的热度在一段距离外都能察觉到,让邹智勇有些不自在的也后退了一步,脑子里想到黎璃说的话,看来是没跑儿了。


“算了…下次再说吧,赶紧回家。”


“黎璃找您的?”


“啊?”


“我说,是不是黎璃叫您找我谈话的。”


“…不是,例行公事而已。”


裴尚轩小声的嗤笑了一下。


“如果是因为互助小组我没参与的事情,您可以不用费心了。”


“……好吧。”


“好吧?”


“我会给黎璃换到别的组的,你…改变主意了再来跟我说吧。”


他虽说心中不满于裴尚轩的态度和应答,但一时间也想不出要怎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对付一个明显是要胡搅蛮缠到底的人。总不能就这么互相堵着,大眼瞪小眼吧。


“早点回家,注意安全,明天还要上课呢。”


邹智勇拉着背包就想走,又被从身后叫住。


“老师,真的太不负责任了吧?”


“啊?”


“根本就是剥夺了我好好学习的权利嘛。”


???


不是你说不要参与的吗?!


邹智勇只感到心痛并且无法呼吸。


“那…你想怎么办?”


“我啊…我没想怎么办啊。”


“要不…给你换个组?不过换了就不能挑三拣四的了啊!”


“嗯…也行吧。”


裴尚轩慢悠悠的把双手插进口袋,偏下头看着站在低层台阶上的他。


“你想跟谁一组啊?”


“啊…不如,老师您亲自给我补习吧。”




TBC


为什么我这么喜欢逗比轻松风,自己却完全写不好啊啊啊啊啊啊???_(:3ゝ∠)_


看到这里的,我们大概是生死之交了(⑉་ ⍸ ་⑉)♡!!!

评论(3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