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得白也是Scarlett

2018年要为了喜欢的cp努力读书,努力产粮!

【秦明/傅子遇】有个法医男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写在前面:完全不像pwp!我愧对点梗的小可爱!只是撒糖!尽我所能臭不要脸的撒糖!
再次抱歉!有机会一定炖块好肉orz

【秦明/傅子遇】有一个法医男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问:有一个法医男友是种怎样的体验呢?请以教书育人的谨慎态度回答问题!秀恩爱的统统烧死!下馆子没有双人餐!看电影没有情侣座!排*期没有**套!

 

答:题主是不是想问……有个虽然活儿很好但是洁癖癌晚期、自带性冷淡气质的男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傅子遇和秦明在一起,满打满算,掐头去尾,到今天为恰恰好两个月。

 

两个月能干些什么……明明应该什么都干了好吗???!!!

 

正常的男男朋友女女朋友,不都是和正常的男女朋友一样一样的吗?表白了就会在一起,在一起就会继续发展,发展了就会不可名状。多么顺其自然,理所应当啊。

 

“人不能活在小清新电影里啊!我还不如出家算了!”

 

傅子遇哀嚎了一句,简瑶坐在一边瞪了瞪他,又瞪了瞪薄靳言。

 

“可以,综上所述,我觉得分手是最好的选择,完毕。”

 

薄靳言不急不忙的评价,胳膊上立马挨了一巴掌。

 

“子遇,子遇,你冷静,别听他胡说,到底怎么了啊?”

 

“傅先生引以为豪的性吸引力遭受到了残酷现实的无情嘲笑,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蛋儿在这个时代不足为奇,还是智商和智慧比较重要。”

 

得得得,谁还能不知道你智商高啊,你智商高,有本事神交去呀,保准儿你一炮而红,比现在还红。

 

他当然没敢说出上面的话,化悲愤为力量,一口气喝掉了酒杯里半满的啤酒。

 

“大概…大概…就那样吧。”

 

“真不明白……你们男人脑子里除了交配就没别的了吗?”

 

“听你这个语气,怨念颇深呀……”

 

“没有怨念,我们的生活很幸♂福。”薄靳言微笑着如是说。

 

“你太嚣张了!!!”他的脸被狗粮砸的生疼,“重色轻友四个字形容你就是没毛病。”

 

“子遇,别喝太多啦……”

 

“对,我可没空送你回家。”

 

 

 

难道时不时约上两三好友倾诉苦水是注定要变成互相攻击吐槽的吗?根本毫无科学道理!

 

时隔几周之后再见薄靳言和简瑶,傅子遇只感慨爱情的滋养真是功效出奇,恋爱中的少女总有一夜间重回青春的天赋,转眼就年轻漂亮了不止一分两分,气质也大不同往日,连香水的牌子都换了。

 

“啧啧啧啧……原来你喜欢柑橘味儿啊?”他揶揄道,“没想到,没想到。”

 

“这就是你一直用古龙香水干扰我思考的理由?”

 

“什么?什么叫干扰?有没有点儿品味?瑶瑶你看他是不是不识货。”

 

“同意,擦香水是交往礼节。再说了,子遇的香水挺上档次的呀。”

 

“怎么?上档次怎么今天没用?”

 

“……”

 

“哦,我忘了,你男朋友对于气味的情趣仅限于消毒水和福尔马林了。”

 

好气,可是还得保持微笑。

 

 

 

所以关于香水的那一茬儿就过去了,不管另外两人怎么想,反正就是过去了。

 

他原本不是那么想听到薄靳言或者简瑶或者其他的任何一个谁提及秦明。不是因为什么个人隐私相关的问题,他倒是希望他的个人隐私问题能更加丰富一些,可惜的是人民警察事务繁忙,工作和调休的时间成谜,行凶杀人的事儿也不分旺季淡季,更没道理再去和凶手商量商量改天成吗。

 

“不过说起来……我们还没见过……”

 

“别说你们了,单这个星期我也没怎么见过他。”

 

简瑶满脸写着“好夸张”。

 

“就是夸张,报纸上不也写吗,整天不消停。你们俩小日子过得舒服,难道江州天下太平了?”

 

“最近……是挺太平的。”

 

“哎……”他听完叹了一口气,“我不服,不公平。”

 

“这就是自由职业者比公务员好的地方,不服憋着。”

 

 

 

结果就没法儿聊了。傅子遇喝酒喝的有些发懵,电话响了也没伸手去接。简瑶看到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接起来。

 

“喂?”

 

“……”

 

“那个……”

 

“你是?”

 

“我是简瑶,是子遇的朋友……”

 

“他跟我提过,怎么了?他人呢?”

 

“那个……他有点儿喝醉了,你能来接他回去吗?”

 

“好的,麻烦你们再照顾他一下,我很快就到。”

 

对面回答得很快,声音没什么起伏,简瑶报上地址后就结束了通话。薄靳言全程围观不语,等到她把电话挂了才似笑非笑的问道:“什么样的人?”

 

“……一个比你还闷骚的人,我猜他一定穿西装。”

 

 

 

傅子遇坐上副驾驶的时候才隐隐察觉好像多出了一个人。他其实没有醉得厉害,只是懒得睁开眼睛,好不容易愿意睁开了,还被突然出现的秦明吓了一跳。

 

“你怎么……”

 

“不然你打算酒驾?”

 

“没有,原来响的是我的手机……”他说着找出手机,“都十点了啊。”

 

“是啊,我还以为你飞回江州解决什么大案去了。”

 

“……”

 

他觉得心虚,瞟了一眼秦明侧着的脸,光线太暗,暴露不出什么异常。

 

“你今天不用留在警局?”

 

“恩,才回家就打给你了。”

 

秦明一身的西装都没换,整个人因此显得风尘仆仆,只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他盯着他,又有点心疼又有点好笑。

 

“想我了吧?说吧,找我有什么急事儿?”

 

“没什么。”

 

汽车在这时停下,他摇摇晃晃的下了车,再摇摇晃晃的跟着往楼里走。

 

 

 

“头疼……”

 

傅子遇抱怨了一半被从正面揽住,可能是怕他不计代价的腿一软就摔下去。

 

“你酒量很差?”

 

“没有啊,以前很好的啊。”

 

“你说的以前是?”

 

“上大学……?”

 

这句话逗笑了对方。他不明所以,抬起脸正对上秦明也低下头,很轻的吻在他的嘴唇上。

 

“挺可爱的。”

 

听完他愣了一秒,随即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

 

这个人撩我,我要把他办了。

 

 

 

常言道,酒能壮胆,但是弥补不了智商的缺陷。他的设想是帅气的将对方推到床上,首先得在气势上有所压倒吧?而脚下一个不注意就绊的人站也站不稳,他还不忘拽着秦明的领带,终于完成一波双杀。

 

“子遇,”秦明无奈,“松开我的领带。”

 

“不,你要去哪儿?”

 

“洗澡,身上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不行,你先让我把你办了。”

 

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然后世界就安静了。

 

秦明憋了一会儿,还是憋不住的笑出声:“可以,从哪儿开始?”

 

“从哪儿开始?”

 

从哪儿开始来着?

 

他觉得这个问题太莫名其妙了,从哪儿开始有什么区别吗?

 

“有区别啊。好吧,我就教你一次,你可得记清楚了啊。”

 

 

 

“不是……你解我扣子干嘛?喂!你别咬我啊……”

 

秦明没搭理,俯下身后一个吻落在他的脖子。

 

衣领打开,手边一盏颜色昏暗的灯下面,皮肤显示出缺失真实感的白和平滑,原始而温暖的气息,不含丁点儿人造的突兀的芬芳,才能营造一种亲切的沉溺氛围。嗅觉被勾引,鼻尖稍有停顿。

 

他的一只手掌在背部,贴着略有瑟缩的腰,隔着衣服的感觉奇妙,分不清哪一边的温度更高。另一只手拉下傅子遇肩膀上半褪的衬衫,四下寂静里,衣料和床单摩擦的声音很清晰,缓慢的动作放大了这种清晰。

 

体温重叠上多一层的体温,不是一颗心脏能燃烧起的温度,轻微的发烫,但不是寒冷时奢求的一秒钟的施舍,而更像是得到了就长久的不能割舍的烫。

 

 

 

“你……你干嘛?”

 

“子遇。”

 

他被点了名,再度不明所以的应声抬头。秦明正望着他,眼睛尤其黑,光也穿不透的、不枯竭的黑,可是意外的温和,全然一副耐心等候的模样。

 

“我很早就喜欢你了。”

 

“突然表白,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不敢,只是弥补一下让你先表白的错误。”

 

“啊,原来如此,现在弥补是不是有点迟了?”

 

“说的也是,不能只有这么点表示吧,要不哪天我稍一件法医专用的工作服给你?”

 

“不用不用,你把你的那件给我就行。”

 

闻罢,秦明装作正经的点了点头,眼里都是粼粼闪着光的笑意。

 

 

 

果然是消毒水的味道,不过比例很小,更多的部分,都是他所熟悉、乃至于有点儿思念的。秦明的手指总带着金属般的凉意,像是职业病,也像是痼疾。指尖沿着侧腰向下,渐入隐秘的范围,知觉在此有超乎寻常的敏锐,磨人的痒和无休无止的升温使人不能冷静思考,肌肉和骨骼的起伏只跟从着外界的引导,从内到外,乖巧又柔软。

 

他的鼻腔里堵着呻吟,真像是感冒时的症状,呼吸经由模糊的气声流出嘴角,掺着些怪异的转音。

 

视野里的明暗交错和眼眶承接的生理性的眼泪,将一切事物的轮廓打磨的毛茸茸的,失去了棱角,什么都变得很远很难以触及,只有秦明还握着他的手,稍微用力的压在床上,吐息出现在耳朵旁边,节奏迷乱,拥抱的手臂却很专一,不肯松开。

 

心里的空白是澄澄漾漾的海水,每一粒的成分都来自南下的暖流,饱和着热切的情绪,纯真而洁净,聚集成水域,左左右右的微醺般的摇晃,如同上演一场永恒的静止。

 

他想要在眨眼的瞬间索求一个亲昵的状态,偏过头刚巧收到一个吻。

 

 

 

“你怎么对这种事……这么擅长?”

 

“你是不是没好好学生理卫生课?”

 

“生理卫生课……还教这个吗?”

 

“所以说,只能我给你补习了?”

 

 

 

END



就是这么自信,我写的pwp,lof从来不吞。(???

如果你感觉甜了,我就成功了。⊙▽⊙

最后还是那句话!看到这里的!我们都是好朋友!感谢阅读!

评论(24)

热度(87)

  1. 昵称再长也干不过备注辜得白也是Scarlett 转载了此文字